当前位置:首页>推理悬念>

      忽然来了一阵风。

      林中的灌木窸窸窣窣地响。

      一只银雪狼用墨绿色的眼眸凝视着空旷的林间,它想要找到食物,但一路走来,它已经不知不觉偏离狼群太远。

      就在它决定返回时,突然耳朵支了起来。

      不远处似乎有什么声音响起。

      它转头看过去,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雪白色的银光,像是一道冷风,呼啸着划过它的身躯,它还没来得及思考,就感觉到温热粘稠的的液体落在身上。

      紧接着剧痛蔓延向全身。

      黑暗降临前,它只看到一双脚,从林中缓缓走出。

      ……

      蓉儿轻轻挥刀,锋利的刀刃轻松地砍下狼首。

      她将狼头装进背后的袋子里,然后转身,向着来路的方向走去。

      花费大约三小时的时间,她终于发现了这只落单的银雪狼。

      而杀死它的过程,要比想象中顺利得多。

      或许长老认为她平时很少战斗,但事实上,还没有进入莫家的时候,她跟着爷爷在山里住过整整三年时间。

      这三年时间里,她不仅了解了山中生物的习性,还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猎人。

      只是好景不长,后来她的爷爷在一次捕猎中意外身亡。

      无依无靠的她只能独自来到城里,辗转多次,进入了莫家……因为身手敏捷又识字,被莫家家主看中,成为了莫家大公子莫云的侍女。

      短短一瞬间,蓉儿想到了很多过去的往事。

      晃了晃脑袋,从纷乱的过往记忆中脱离出来。

      她将目光转移向视野的左下角,发现那行文字又发生了变化:

      “连环任务:帮助莫云,解决茂林城危机。”

      她的瞳孔微微收缩。

      “莫公子……茂林城会出现危机?”

      她愣了一下,立刻想到之前莫云突然接到的那封信,心里忍不住一动。

      听说茂林城的章家被神秘人灭门,而公子回去,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

      而且这件事,似乎与幽灵教有关。

      “既然如此,反正长老的任务并没有布置期限,我干脆就趁着这个机会,返回茂林城,去和公子汇合……”

      蓉儿的眼睛转了转,心里顿时定下了计划。

      她转身就朝着另一个方向,也就是暴风山脉靠近茂林城的一边飞奔而去。

      大约一小时后,她忽然听到不远处的丛林外出来了打斗声。

      蓉儿立刻停下脚步,缓缓接近打斗声传来的区域。

      她环顾四周。

      丛林茂密,气温也逐渐升高。

      这里已经是暴风山脉的外围区域,属于内层和外层的过度区,这附近的野兽虽然不是非常凶猛,但也要比普通的动物威胁度更高。

      而在这种地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她压住脚步,小心翼翼地靠近那片区域。

      渐渐地,她看到那里有几人正在与两只银雪狼战斗。那几人穿着白色的锦衣,挥舞着长刀,看样子像是暴雪山庄的外门弟子。

      “是同门吗?也是来锻炼战斗技巧的?”

      蓉儿心头一定,就要走出去打招呼。

      但就在这时,旁边的丛林中突然传出一声冷笑。

      紧接着,一道凌厉的刀光闪烁,砍中一位正在战斗的年轻弟子后背,顿时血光四溅,那人惨叫一声,被银雪狼咬住脖子,一命呜呼。

      “该死!有人偷袭!”

      几名外门弟子惊呼道。

      “我乃暴雪山庄外门弟子吕光晋,阁下是何人,为何暗箭偷袭?”

      为首的一名外门弟子面色严肃地怒吼道。

      话音未落,几名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缓缓走出,手里都提着刀剑。

      走在前面的黑袍人,带着一张暗金色的面具,嘴里发出冷笑:“暴雪山庄?外门弟子?看来我们没有找错人。”

      “你们是何人?”

      吕光晋今年十九岁,成为外门弟子已经有两年时间,修为是真气境第八重。

      他惊讶地看着眼前出现的几名不知底细的黑袍人,感应着对方身上的气息。

      为首的那人,修为至少也是真气境九重。

      浑身诡异的气息流转,给他很大的压力。

      他的脸色沉重起来。

      “这里是我们暴雪山庄的控制范围,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敢击杀我们的弟子,就是与我们宗门开战……你们可知道后果?”

      “真是个蠢货。”黑袍中年人冷笑一声,“你们暴雪山庄,和我们早就开战了。”

      “什么?”

      吕光晋震惊道。

      “也对,你们这些外门弟子,还没有知道这件事的资格。”

      黑袍中年人呵呵一笑,“本来只是路过,但偏偏还能碰上你们几个,真是运气不错,将你们的头颅砍下来,回去就能交差了——”

      “该死……他们是幽灵教的人……”

      吕光晋立刻想到了之前听一位师兄提到过的名字,心头大惊,喊道:“大家小心,对方是幽灵教的邪教徒!”

      “可惜,你们都太弱了。”

      黑袍中年冷笑一声,“你们这里实力最高的才真气境七层,而我们几个都是真气境九层……不过,说这么多也没有意义,你们马上就要死了!”

      噗嗤。

      忽然,黑袍中年的话音一顿。

      他低下头,看到刀尖从自己的后背刺入,前胸传出。

      “什么?”

      他嘴角吐出一口鲜血,紧接着感到剧痛袭来,眼前一黑。

      临死前他最后的想法是:

      向来都是我们偷袭别人……这次居然被人偷袭了……

      “有人偷袭!”黑袍人怒道。

      蓉儿面色清冷,她冷哼一声,收刀便退。

      她没有什么名门正派的思维,想要杀人,直接偷袭是最方便的,难道还要打招呼,告诉对方,我要杀你了?

      对付这些邪教徒,不用讲规矩!

      此时那几名黑袍人已经分散开,冲向了一众外门弟子,而另外两名黑袍人也呈包夹之势朝着她围拢过来。

      “别怕,她只有真气境七重!”

      一名黑袍人嘶吼道,拔出手中的长剑,猛地刺过来。

      剑光一闪,在空气中划过一道银色光芒。

      蓉儿面不改色,挥刀迎上。

      “铛!!!”

      刀剑相交,发出铮铮的金属撞击声。

      “什么?此女的真气竟然如此浑厚。”

      黑袍人手里的长剑一震,感到自己的手指都有些发麻,心里不由一惊。

      “大雪飞舞!”

      蓉儿抬手,银色的刀光化作一团寒冷的雪花,闪电般朝着两名黑袍人攻去。刹那间,丛林中仿佛凭空飘起了雪花。

      “刀法杀招,怎么可能……”

      两名黑袍人大惊失色,但紧接着就被刀光吞没。

      啪。

      蓉儿猛地收刀,随手一甩,鲜血溅射而出。

      两名黑袍人缓缓倒下。

      “还好解决了……”

      她的心里一松。

      “嘿嘿……有点意思……”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冷笑。

      紧接着就是吕光晋的惨叫声:“啊!”

      她余光一扫,瞳孔立刻收缩起来。

      几名外门弟子已经全部倒在地上,一名脸上带着白色面具的黑袍人,缓缓挥手,一道黑色雾气在吕光晋身上缠绕一圈,瞬间收回。

      吕光晋脸色苍白,捂着右臂,猛地倒退,与蓉儿站在一起。

      “这位师妹,这次惨了,对面有归一境强者。”

      吕光晋脸色惨白,方才他仅仅被对面那人的真气擦了一下,右臂就血流如注,完全使不上力气。

      而且,还有一股诡异的气息顺着伤口往里钻。

      此刻他也只能勉强压制这股气息,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真气外放,是归一境。”

      蓉儿感到头皮阵阵发麻,心里顿时一沉。

      归一境,在暴雪山庄,就是内门弟子的水平,但对于他们这些外门弟子而言,却是生死之隔。

      修为晋升到归一境,便可真气外放,隔空出手,普通的真气境基本上是沾到就伤,挨着就死,根本不是对手。

      “师妹,不知如何称呼?”吕光晋惨然道。

      “蓉儿。”

      “蓉儿师妹,我来断后,你抓紧时间逃吧。”吕光晋凄然一笑,“我已经受了伤,逃不出去了,你尽快返回,将此事禀告宗门……”

      “我……”蓉儿刚想说话,对面的黑袍人忽然笑了起来。

      “两个小娃娃,还想跑?”

      黑袍人的白色面具轻轻颤动,毫无感情的双眸映照出两人的身影。

      只听黑袍人冷冷道:

      “没想到出一趟门,竟然还有意外之喜。这女娃子料不错,可以做成一件上好的玩物,这男娃子烤了吃掉应该也很美味。”

      “恭喜祭司大人。”旁边有黑袍人赞叹道。

      蓉儿这才发现,四面八方都有黑袍人出现,已经隐隐将他们包围在中间。

      “糟了,被包围了……”吕光晋身体一抖,将身体挡在蓉儿前方,“师妹,你找机会突围,如果跑不掉,就自杀吧……落在这些人手里,可以说是生不如死。”

      蓉儿心里也一阵绝望,面对不知深浅的归一境强者,确实没有任何胜算。

      吕光晋咬咬牙,发现包围圈越来越紧密,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他左手持刀,猛地朝对面的白面具黑袍人冲去。

      “风雪漫天!”

      吕光晋用出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刀法杀招,与对面的白面具战成一团。

      而对面的黑袍人似乎也有意戏耍他,并没有认真出手。

      只是若有似无地随意一拍,就能在关键时刻挡住吕光晋的攻击,而且还分心盯着蓉儿,防止她逃走,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怎么办……”

      蓉儿心急如焚,想要出手,但却被对面的黑袍人牢牢锁定,她只要一动,恐怕吕光晋就会命丧当场,而她自己也绝对逃不出去。

      她几乎已经陷入了绝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