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峰子,你们把该买的东西都买好没?”

      “过来的时候顺便就买了,你们的行李我也没忘。”

      快要查票进站的时候。

      易健利和周正终于等到姗姗来迟的易峰等人。

      此时他们每个人都像是移动的小山般,把身子埋在被褥包裹,有的用绳子一捆扛在肩上,有的干脆是用尿素袋子装的拎在手里,只恨爸妈生自己的时候没多长几只手。

      “来来来,把东西都给我们吧。”

      易健利和周正连忙迎了上去,把众人给他们捎来的行李带上。

      上车之途无疑是一个艰难前行的漫漫长路。

      为了减少拥挤,有的人会把行李被褥顶在头上。

      遥遥看去。

      只能叹,艳丽多彩,花红柳绿。

      即便是他们几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在人群的裹挟中也只能随波逐流,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的抓住手中的行李。

      “三子,小心点包里的……东西,别让贼给摸了。”

      在周正鼻腔中充斥着臭汗的味道,耳边回荡着嘈杂的时候,二姐夫硬是挤回他的身边,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道。

      这时候一趟火车要不出个贼,真是白瞎人潮拥挤的词语。

      要不是这十万元的体积过大,两人内裤里缝的兜就该派上用场了。

      “健利哥,放心吧,包在腰上勒着,我外套一穿,谁也看不出来。”

      周正早就想到这一点。

      上辈子他不是没吃过教训。

      抱有侥幸心理的结局就是工作一年分文不剩,这些如狼似虎的三只手可不会考虑你流了多少血汗,偷完之后在心里还会骂你是穷逼。

      “好!”

      经历千难万险众人方才落座。

      约定好晚上来往的人少时到他们那儿去拿钱。

      而周正和二姐夫易健利自然是和其他人分开,出现在卧铺车厢。

      这里比普通车厢好一些,不过也很有限,顶多能有个让人挪开脚撒开腿的地方,不过再看向隔壁车厢。

      已经有人开始争抢座位下面的空间时,周正心中满是庆幸。

      好在他们是卧铺。

      二姐夫考虑到他身怀“重甲”,就让他睡上铺,自己住下铺,避免来往繁杂的人中掺杂着意图不轨的三只手。

      周正自然毫无疑义。

      等他将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妥当,灵巧爬上二架,突然发现在自己对面的卧铺正躺着一个带着大框眼镜的女孩。

      女孩一袭黑长直披散在身上,侧脸白净晕红,小巧的琼鼻俏挺,嘴角似乎若有若无的一丝微笑。

      此时,她正靠在车窗一侧安静的看书,细眉却不时蹙起。

      周正看了看女孩手中之书,又瞟到她看得位置,顿感有趣。

      想着长途漫漫,便笑意盈盈道:“色诺芬在经济论中提出自己的财富观,如何选择和培养好财产管理者,并在此基础上强调自然经济的重要性,这个经济思想对华夏也有很大的影响。”

      “咦~”

      石楠本来身心沉浸在思考中,突然听见旁边一个清朗的男声,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约莫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利落的短寸显得格外精神。

      见她看过来,周正礼貌点点头。

      石楠脸微微晕红,掩饰尴尬似的将架在鼻梁的大框眼镜往上推推,好奇问道:“你也看过色诺芬写的这本经济论?”

      这话,待她问出之后就后悔了。

      人家没看过又怎么会知道书中内容?

      瞬间,她本来就微有晕色的面颊立刻变成白里透红。

      周正也被她羞涩的惊艳一番,好在有萧玫的长期熏陶,他对美女的抵抗力大大加强,瞬间回神。

      心情轻松,他不自觉就用后世与朋友说话时的调侃语气道:“呵呵,姑娘好眼力!”

      石楠闻言,脸色通红。

      这时候的人比较容易害羞,虽然不再讲究什么封建社会的大家闺秀,但男女之防还是很重。

      二姐夫在下铺是观察已久,也早将注意力放在交谈的二人身上,没看出来呀,这个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小舅子还挺会勾搭姑娘。

      就是有个疑惑,色了诺芬的那货是谁?为毛还专门写本精鸡论?

      周正要知道二姐夫认为自己在撩妹,怕得大呼冤枉。

      撩妹,不存在的。

      自己只是闲得无聊搭讪两句,真没非分之想呀。

      不过,这女孩真的是挺漂亮的,跟萧玫比起来也只是稍显青涩,略有不如。

      话说,现在的萧玫应该也蛮青涩。

      贼兮兮偷瞟女孩一眼,为避免其羞愤地跳车自.尽,他不得不转移话题道:“那是大的层面,对于我们个人而言,我觉得色诺芬举得那个例子很好,一只笛子对于会吹他的人是财富,但是对于不会吹他的人,则无疑于毫无用处的石头。”

      “呃,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笛子是用大理石还是玉石做的,为什么不用竹子,但我还是很认同他的这个观点,钱并不一定就等同于财富。”

      石楠听到周正的话忍不住噗呲一笑,觉得他说话很风趣,而后又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掩住嘴。

      稍微整理心情,便又对他的观点起了兴趣,欣然道:“我也是这么认为,一个人如果不懂得管理,投资,运营,那他手里的钱只是死物。

      财富是在运作中产生的,只有产生价值,它才会被赋予特质,如果只从客观上去判定钱等同于财富,那就太片面了。”

      周正诧异的点点头:“嗯……你是学金融的吧?”

      石楠微笑道:“认识一下,我叫石楠,就读于中财的大三级学生!”

      说到自己的学校,石楠俏脸上一扫羞涩,反而落落大方并自信骄傲地向周正伸出了手。

      周正看向女孩生来的手,满脸含笑。

      现在的大学生虽然没前些年“光耀门楣”,但是依旧很吃香,尤其是前几年下海经商的越来越多,市场的个体户趋于饱和,就更需要技术人员和高素质人才。

      更莫说眼前的女孩还是就读于大名鼎鼎的中财。

      石楠见男孩并未伸出手,怔了怔后才意识到他们两个都身处床铺之上,中间还隔着挺宽的过道。

      没等她缩回手去。

      周某人就将身子探出,大手紧紧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同时道:“我叫周正,现在是一个光荣的经济浪人,随时准备着成为财富的掌控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