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跑车加v可以约

      精神力达到镌刻的标准后,孟墨把第一次镌刻这张卡牌作为一次练习,他也没有想过自己可以一次性镌刻成功。

      只是会自己动的笔让他真的很惊讶,众所周知,星纹笔所做的就是精神力传导,精神力损失率在20%以下的都是将近20万的好笔。

      但……

      拥有额外精神力加成的笔是什么鬼……

      好像还真的是一只鬼。

      业务能力极佳!

      孟墨面色古怪的再次握上了这跟黑笔,说不定自己一次就可以镌刻成功呢。

      这是他自己事先绝对没有想到的,为什么网上有人说40的精神力就可以镌刻三级卡牌。

      因为所有人镌刻过程中,通过星纹笔传导的精神力都会有一定的损失,因此要求的是60的精神力你假如是损失了1/3,不就是40了。

      所以没毛病。

      损失1/3的笔甚至已经算得上是中等质量的笔。

      “36道星纹,可惜需要兽之星纹。”孟墨翻阅的资料查询着,并不是他镌刻不出来,而是好久没有刻录导致他有些忘记。

      不过倒也没什么事儿,此刻黑笔依然在努力地当着自己的打工人。

      贼爽!

      孟墨认真的看了一眼便回想起这道基础纹路。

      笔尖比如刀锋在卡牌上留下一道道印记,复杂玄奥的图案缓缓地呈现出来,浑然一体的能量波动在快速的成型。

      汗水从孟墨的额头上缓缓地渗出,水宝宝蹲在一旁眼巴巴的瞅着,时不时的对着黑笔一阵龇牙咧嘴。

      “饿了~”

      在这关键的时刻,孟墨地脑海里再次涌动出水宝宝的声音。

      孟墨本来累得苍白的脸都发黑了。

      没心情管。

      终于。

      孟墨握着黑笔的手停止了抖动,浑身像是精神力透支一样冒着虚汗。

      “累。”

      “困!”

      “饿!”

      三种状态,齐齐的涌上他的身体像是给他套上了一层虚弱光环。

      孟墨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诡婴,终究还是没忍住,从柜子了掏出了两捆儿卷起来的火腿肠。

      诡婴惊了!

      你不是说家里已经没吃的了吗!

      “那个……”

      “外卖新送的。”

      孟墨有些心虚地解释了两句,也不管它听懂没听懂,更不管它信不信,抽出五根火腿放到自己面前。

      又从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将其中的一根切为两半,将其中一半递给诡婴。

      他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四根半火腿肠,又指了指鬼婴面前的半根:“大人吃多的,小孩吃少的。”

      诡婴眼巴巴的看着他面前的四根半火腿肠,凑了过来。

      “你看……你的体型这么大”孟墨说着用指头在空中虚拟着围出一个体型。

      “我的这么大。”他又站起身子,比划比划自己。

      “明白吧?”

      诡婴不为所动,紧紧的盯着孟墨。

      空气一阵寂静。

      终究还是孟墨做出了自己的让步,在诡异震惊的目光中,将另外半个火腿肠,也递给了诡婴。

      夜宵在一阵古怪的气氛中吃完。

      “先体验一下吧,那场梦境也没有记住。”这样想着孟墨看了看卡牌的详细信息,以及其弱点和状态,激活了这张卡牌。

      ……

      江边。

      江水清澈见底没有一丝尘埃。

      孟墨茫然地沿着江边行走,叹了一口气,心里倒是感觉到一阵轻松,总归不是溺水的感觉,只是四周过于空旷。

      “嗯?”

      他看到了不远处江边的一处茅草房。

      还是有人以水为生的。

      小木屋的前方一位船夫正在垂钓。

      船夫此刻身影是背对着孟墨的。

      孟墨惊喜起来,不知为何他。镌刻的这张卡牌总是让他轻而易举的忘却自己现在是在体验卡牌。

      哗哗的水声在耳边轻响。

      孟墨没有几步便来到了小木屋旁,可是当走近他的脸色却有些失望。

      只有一个人啊?

      他还以为能遇到一家子。

      孟墨看着木房子里没人便走进了垂钓的老者。

      “老先生在江边垂钓呢?”

      没有回话。

      孟墨心下产生些许的疑虑。

      “嘎吱嘎吱”

      耳旁却响起的像是老鼠在啃食骨头的声音。

      有问题!

      孟墨心下警惕,却仅仅是警惕,下意识地,他的身旁,那本黑色书籍浮现出来。

      他小心翼翼地走进老者,拍了拍老者的肩膀。

      “老先生?”

      老者果然有了反应,头颅以180度的扭转回来看向他。

      江边突然刮起一阵古怪的风。

      恐怖的白色脑袋突然扭头盯着孟墨让他心里也是一跳。

      一身垂钓装扮的哪里是什么老者,分明是一具白色骷髅。

      孟墨有些尴尬的打招呼:“白骨大圣?”

      沉默……

      骷髅张嘴,孟墨以为他准备说些什么,却看见了骷髅口中的那一只眼睛泛着红光的巨大老鼠。

      “我去!”

      “妖怪!”

      孟墨下意识地扬了扬黑书准备拍下,这东西当板砖用真的挺好。

      那骷髅中的老鼠瞬间慌乱,口吐人言:“公子冷静,公子冷静!”

      “又一个拥有思维的怪异东西。”孟墨听到了老鼠求饶的话也是停顿下来。

      “公子是活人吧。”老鼠精眼中的红光内蕴含着一丝贪婪。

      孟墨视而不见道:“嗯。”

      “嘿嘿。”

      老鼠精难听的笑了笑道:“那公子恐怕命不久矣。”

      “江中大王对活人的气息可是很敏感的。”

      孟墨有些好奇问道:“江中大王?”

      老鼠精有些害怕的打了打摆。

      “小妖本来也不是厮混在这江边的,只是在这寻常人家中,偷些粮食吃吃罢了。”

      “直到后来浙江中来了一蛤蟆妖怪,吞了江中的老鳖。”

      “将以水为生的人全给祸害了,女人全部打了牙祭,留下男人们玩弄致死”

      孟墨:“……”

      沉默片刻,孟墨抬头幽幽道:“你是不是说反了?”

      老鼠精疑惑道:“哪里反了?”

      “不应该是男人们打了牙祭,女人们玩弄致死吗?”

      老鼠精摇了摇头:“小妖没说错,那蛤蟆妖怪好男风,况且女人胸前的二两肉都是上好补品。”

      孟墨:“……”

      喂,110吗?

      我觉得我的人身安全受到了一定的威胁。

      什么?

      鬼?

      哦哦,我不怕的。

      有更恐怖的。

      孟墨头一次在这种诡异的空间内感觉到一股寒意。

      恶寒的那种。

      紧接着他又若有所思的看了这苟在骷髅体内的老鼠精两眼。

      “小家伙这是在驱虎吞狼啊?”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