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泽明步职员

      乾清宫中,朱棣手捧一书,斜靠塌上,身旁宫女扇风,塌畔又有各味精致糕点,狗儿太监在一畔候着,另有一人坐在一边。

      能被赐座,地位非凡。

      是内官监大监,郑和。

      没过多久,一位内侍匆匆而来,正是郑和的心腹,带头大哥王顺。

      行礼之后,朱棣问道:“怎么着。”

      王顺恭谨回答:“回陛下,黄昏和您预料的一样,在知悉庞瑛只被贬官后,并不满足,昨日他先去了国子监的成贤街,见了郑大监带回来的少年王振,又去见了高贤宁,最后去了时代商行,和南镇抚司将军赵芳生、校尉张凤阳、苟布三人密谈,因这三人都是南镇抚司的精锐,我的人不敢过于靠近,无法得知他们到底谈了什么,密谈之后,这三人就分散离开了时代商行,因为本就是善于追踪的行家,我的人跟丢了。”

      朱棣放下书,看向郑和。

      郑和苦笑。

      朱棣却笑了,“这小子实在过于稳重成熟,之前发生的上元大火案、黄金失窃案,乃至于长街奔马案,都针对过他,他却一直没有反击,我其实是很不喜欢的,年轻人么,就该有睚眦必报的血性,现在好了,这货终于压不住长刀,准备强势反击。”

      郑和点头,“确实,这才是一个束发青年该有的锐气,若无此等锐气,和朝堂上那些垂垂老矣混吃等死的庸臣有何二样。”

      朱棣颔首,“听说那个王振身手不错?”

      郑和立即道:“拳路很怪,我着人去查过,似乎是出自武当道家一脉,根据王振的说辞,教他拳路的是个须发皆白的邋遢老道士,我一度以为,那个邋遢老道士莫不就是——”

      朱棣讶然接口,“仙道张三丰?”

      郑和点头,“有这种可能。”

      张三丰又叫张邋遢,元末之神仙道人,若是现在还活着,一百好几十岁了,不是神仙是什么。

      朱棣眼睛亮了起来。

      历来君王,再怎么文韬武略,可一旦发现长寿秘诀,岂能不喜。

      沉吟半晌,觉得以后得差人去找一下这个张三丰,若是得他指点,我朱棣也能如他一般长寿。

      这是后事。

      当下还有要事,朱棣疑惑的道:“黄昏去见王振我可以理解,但为何要见高贤宁,区区一个读书人,在他接下来的计划中,应该没有大用。”

      郑和摇头,“我也不清楚。”

      又问道:“按照推测,黄昏这一次杀庞瑛,应该是想让王振主打,赵芳生等三人为辅,其用心昭然若揭。”

      王振是郑和带回应天的人,身上的印记明显。

      郑和是朱棣的人。

      黄昏这个举动,不外乎就是告诉他人,因为种种原因,陛下不愿意在明面上砍了庞瑛的脑袋,但是却默许私下的截杀。

      他在利用朱棣。

      朱棣岂会不知,并不恚恼,看向王顺,“纪纲那边怎么样?”

      王顺道:“昨夜锦衣亲军指挥司的高级将领,除南镇抚司赛哈智等人外,其余人皆在纪纲府上喝酒,估摸着也在盘算是否要救庞瑛。”

      朱棣点头,“纪纲会救的。”

      纪纲若是不救,他心腹对他的信服力就散了,这也不是自己想要的北镇抚司——朱棣需要只掌控纪纲,就能全部掌控北镇抚司的局面。

      所以纪纲救庞瑛,朱棣是支持的。

      黄昏杀庞瑛,朱棣其实也支持的。

      并不矛盾。

      君王做事,考虑的不只是某一群人的利益,而是整个大局。

      朱棣坐直,又问王顺,“梅殷那边有什么反应?”

      王顺苦笑,不知如何回答。

      朱棣懂了。

      梅殷隐藏得太好,就算是王顺的人在暗中调查,也抓不到他半点马脚。

      沉吟着道:“先前你们查出,让北镇抚司密查诸位公主、驸马之时,庞瑛去过梅殷府上,其后拿回了一大堆的黄金,后来又发生这许多事,因此怀疑庞瑛已经被梅殷收买,这件事确有可能,如果事实如此,梅殷也不会让庞瑛活着去兴化府。”

      郑和立即道:“纪纲要救庞瑛,梅殷要杀,黄昏要杀,所以庞瑛必死无疑。”

      朱棣笑了,“是么?”

      郑和愣住,“陛下要救他?”

      朱棣,“救?”

      旋即哈哈一笑,“郑和,我让你在东郊秘密修建的那座狱房如何了?”

      郑和秒懂,看向王顺。

      王顺立即答道:“可以使用。”又道:“陛下,既然要动手,是否可以收线,先将那女秀才刘莫邪押入狱房之中?”

      朱棣摇头,“不可。”

      一者会打草惊蛇,二者,这女秀才刘莫邪是老爹御赐的功名,没有确凿证据,不好拿她。

      王顺立即道:“证据其实有的,刘莫邪确实和景清有过交往,不仅仅是景清,这一两年被陛下肃清的建文旧臣,她都交往过,且还有一事。”

      朱棣:“说。”

      王顺立即道:“近来刘莫邪很少去宁国公主那边了,倒是频繁去了曹国公府上。”

      曹国公就是李景隆。

      朱棣呵呵一笑,“这是他们的障眼法,我相信李景隆不会这么蠢的。”

      起身,对郑和道:“此事你全权负责,从黄昏、梅殷手上救下庞瑛,将他秘密关押在东郊狱房之中,审问出他和梅殷之间的反叛举动,之后便可全线收网。”

      郑和也赶紧起来,和王顺告辞之后,匆忙去布置人手。

      朱棣沉吟半晌,对狗儿道:“去给我把那货逮进宫来。”

      心中隐隐不安。

      为了收拾梅殷,庞瑛不能死,至少现在还不能死,可有点拿捏不住黄昏,这货做事很是沉稳,他要杀庞瑛,绝对不仅仅只是让王振带着三个南镇抚司锦衣卫去。

      肯定还有其他安排。

      得把他拖在宫内,等将庞瑛关押进入东郊狱房之后,再放他离去。

      况且还有事咨询他。

      侄儿朱允炆到底去了何处,福建那边再没有丝毫消息传来,难道真的出海了,若是出海,鬼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所以必须找到朱允炆。

      ……

      ……

      朝日初升。

      庞瑛在几个北镇抚司缇骑护卫下走出应天城,身后的应天城,宛若一尊沐浴在朝阳里的巨兽,择人而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