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娱乐明星>

      云飞兄这个围脖,连大盛作家协会和天启小说网都没有关注,只关注了乐云这个号。

      然后,乐云就退出了围脖。

      码字,疯狂码字。

      在古惑仔票房超过千万之前,乐云绝对不会去写什么新剧本,开什么新戏。

      ……

      周一,晚上八点,魔都卫视开始播出《好声音后台探秘》。

      本来这个时间应该是魔都卫视的另一个综艺《星夜访谈》。

      不过主持人在一个月前得了急性肺部感染,进了医院。

      存货放完后,缺一期,所以,欧阳野让大盛好声音的总导演严峻把大盛好声音本来要剪辑出来的片花给做成了加长版,做了一期《后台探秘》。

      杨珂坐在电视前,一边吃薯片,一边看着后台探秘。

      “哈哈哈,陈宇这么逗的吗?”

      杨珂的妈妈走了出来:“珂儿你小声点,你爷爷正在谱新曲。”

      杨珂只能把电视声音关小了一点。

      房间里,杨洪河紧皱眉头,看着面前的白纸,不知道如何落笔。

      大约懵逼半小时后。

      杨洪河感觉,自己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经典旋律。

      杨洪河落笔开始写。

      656432……

      写着写着,杨洪河越来越兴奋。

      这是什么?

      这叫神来之笔!

      为什么会有这么悠扬的二胡旋律在我脑海里?

      但是下一句是什么?

      杨洪河抓掉了头发,都写不出第二句。

      这第一句也变得面目可憎了。

      声音变得极为难听。

      各种奇奇怪怪的二胡技法,配合这一句的调子,在杨洪河的脑子里转啊转啊转啊。

      杨洪河感觉自己快疯了。

      而此时,杨珂看着电视,一脸懵逼:我从未听过如此难听的二胡。

      乐帅你算了吧,你还是别拉二胡了!

      然而,电视上屏幕上,后期配了一句话。

      “乐云玩儿心大起,摄像师生无可恋。”

      杨珂感觉,有点意思啊。

      玩儿心大起?是乐帅故意拉成这样的?

      杨珂的妈妈端着水果放到了桌子上,转身后吐槽:“这个小年轻为什么用同一句练演奏手法呢?”

      杨珂恍然大悟。

      原来,乐帅是在不断的演奏同一句,然后练习各种技法啊!

      这是什么练习方式?没见别人用过啊!

      而此时,网络播出版,已经炸了。

      “啊!乐帅不适合二胡,放弃吧!”

      “我乐帅,只要不拉二胡,就是无敌的。”

      “乐帅故意折磨摄像师,哈哈哈哈,太惨了!”

      “关键这调子,也很惨,哈哈!”

      片花,自然不会是一直录制乐云瞎拉瞎练。

      画面一切。

      屏幕上出现了后期配的文字。

      “开始认真了!”

      画面中,乐云闭上了眼睛,这一次,第一句不再停顿,继续往下。

      一股苍凉的意味充斥着所有观众的脑海。

      房间里,杨洪河大脑之中劈过了一道闪电,后续终于出现了。

      而且,连续不停。

      杨洪河不断的下笔。

      “咦,好顺啊。”

      “哎,怎么这么顺?”

      “这曲子神了!”

      “嗯?声音怎么变大了?”

      “哎!怎么声音又变大了?”

      “哎哟,为什么这个声音在我左半边脑子呢?”

      杨洪河转了转头。

      哎?这脑子里的声音,怎么随着转头,好像在改变方向似的?

      回过味来的杨洪河猛然转头,差点把老腰给扭了,盯着客厅方向。

      走出房间,杨洪河一步步的走向客厅。

      电视里,一个年轻人正在拉二胡。

      晴空霹雳!

      杨洪河以为自己找到了二胡的最经典旋律,哪想到,是电视播的!

      可是这曲子,是什么曲子,怎么没听过?

      杨珂看着自己的爷爷:“爷爷,吵到你了吗?”

      杨洪河抬起手示意杨珂不要说话。

      七分钟!长达七分钟的独奏!

      结束后,杨洪河看着杨珂:“乖孙女,这个人是谁啊?”

      “乐帅啊!”

      杨洪河:“取名字叫帅?不过确实挺帅的,有老夫当年的风范。”

      杨珂轻声吐槽:“才没您老那么脸厚呢……”

      然后才:“他叫乐云,帅是娱乐圈粉丝们对长相帅气的偶像的叫法。”

      杨洪河:“你听过这个曲子吗?”

      杨珂:“电视上介绍说是乐云原创的。”

      “乐云可厉害了,写歌非常厉害,每一首都特别好听呢!”

      杨洪河思索了一下,转过身去,然后又转过身来:“二胡谱曲和写歌可不一样,这个小年轻,写出了这种曲子?这曲子叫什么?”

      “二泉映月。”

      二泉映月?杨洪河脑海里的曲谱轰然散去,化作了月光下的泉水。

      一个老瞎子坐在泉水边,拉着二胡。

      嗯?为什么是个瞎子呢?

      奇怪。

      杨洪河:“你帮我用我的微信在协会群里发一句让他们看这个节目。”

      杨珂开心:“好呀,为什么要让协会里的叔伯大爷们看这个节目啊?”

      “因为这首二胡曲,是开天辟地以来,最好的二胡曲。”

      “啊?”杨珂虽然生在民乐世家,却还没有学到精深的程度,只能听出《二泉映月》好,却听不出《二泉映月》好到了什么程度。

      听不出二泉映月哪儿好。

      杨珂在群里发了消息后,很快就有人回复:“哟杨老,干嘛看这个节目啊,我这就去看看。”

      “害,杨老你不是要闭关谱曲吗,为什么突然在群里发话了。”

      杨洪河吹胡子瞪眼的拿过手机,摁下语音键:“谱曲,谱个屁,本来想要在死之前写一首超越《山河万朵》的曲子,这下好……被人写出来了……还谱呢!”

      这一下,群里彻底热闹了。

      “认真的吗?”

      “开玩笑吧,超越《山河万朵》的二胡曲?”

      “这么玄乎吗?为什么是在娱乐节目上公布?”

      “各位,我已经找到节目了,正在看回放,跪着听的。”

      “呃~!”

      这个消息,并不是只在这一个群流传。

      很多学民乐的人,又看了节目的,迅速给好友讲这个事儿。

      很快,大量的民乐专业的从业者和学者还有学生们,涌入了网络直播,开始看回放。

      然后,很多人冲到了乐云的围脖下。

      “前来拜大神!”

      “拜见大神!”

      “拜大神,拜大神!”

      乐云的粉丝数量也在迅速增加着。

      这是大盛国,不是前世,大盛国的民乐从业者基本上是音乐从业者的六分之一,数量极为巨大,其中懂二胡的人太多了。

      大家都知道,神曲出现了。

      严峻在放映室,看着数据图。

      从乐云开始拉二胡时,电视收视率比正常的百分之一点三高出了三个点,到了一点六。

      但是网络直播收看人数,激增!

      严峻:“稳了,稳了,切第二片尾。”

      第一片尾,就是下周一播放《星夜访谈》。

      第二片尾,就是预告乐云拉小提琴。

      至于星夜访谈?当然是挪到其他时间啊!

      很快,节目结束,预告片打了出来。

      “乐云又折磨摄像师啦!”

      “太折磨啦!”

      “但是,乐云又写了新的曲子哟,这一次是小提琴曲。”

      画面中,惊鸿一瞥,只是《梁祝》的一小段。

      网友大骂:

      “沙雕,小提琴曲难道不能用二胡拉吗,这叫弦乐!”

      “我靠,我靠!怎么没了!就放一句?”

      “啊!这个旋律好精彩啊,后续是怎么回事啊?”

      “节目组太贱了吧!”

      “靠,下周一?这一整周我怎么睡得着觉?”

      无数网友冲向了乐云围脖:

      “乐云大神,能在网云音乐或者迅音把新曲子放出来吗?”

      “啊!大神,大神,我要听新曲子!”

      而此时,乐云接到了严峻的电话:

      “《二泉映月》帮谈了播放收入?普通歌曲的三倍,每次收听0.6分?可以啊!”

      “哦?等下周节目播出后再上传《梁祝》?给我两百万?这个可以有!”

      乐云毫不犹豫的出卖了艺术,选择了金钱。

      等压抑了一周之后,网友肯定会更想听《梁祝》吧?

      原来练乐器还能赚钱啊?比得周冠军收入还高六倍!

      这周练点什么好呢?

      钢琴《致爱丽丝》?扬琴版《梅花三弄》?古筝《渔舟唱晚》?萨克斯《回家》?陶笛《故乡的原风景》?

      好多钱钱在空中飘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