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武侠修真>

      “我来告诉你,这事和狻猊犴没有关系,小犴是我派出去干一件秘密的事情了,大约后天回来。至于什么秘密事情,这个我不知道,这是老祖宗安排下来的。”一个威严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原来是家主大人,好威风啊,我们狻猊府上下几千口人的全被身家被盗,你一句和你儿无关就想推诿过去?我们这一家大小怎么活啊?”狻猊悍本来就和家主狻猊忻不怎么对付,那加上他本来就想扇风点火,所以一下子跳了出来。

      狻猊忻轻轻一笑:“各位,就在昨晚,我的储物戒指也被盗了,作为一个七劫散仙,现留在家族里的第一高手,我的储物戒指被盗了。怎么可能有五劫散仙偷盗七劫散仙的储物戒指而不会被发现呢?在场各位想一下,要你去偷一个比你低两个小境界的修士,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有没有可能成功?而小犴却比我还低两个境界,你们认为可能吗?”

      “你,你……”狻猊悍显然也知道,这个指证有点草率,但是他本来的目的也不是这样,只是为了把事情搞大,让狻猊的行动浮于水面,把抓黄英的真正动机和幕后黑手暴露出来而己。于是他再次指向狻猊忻:“你,你就不会和狻猊犴串通一气吗?还有既然纸条上写了狻猊犴,那么这个小偷一定和他有关系,他最好把所干之事交代出来,就算不是他,也会方便我们找到小偷,追回资源,还他一个清白。”

      “对,狻猊犴回来后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不然我们都是穷光蛋了。”有人在人群里起哄了。

      “你,你们……”狻猊忻气得说不出话了,本来狻猊家族就是靠实力选族长,而龙宫归定所以依附于龙宫的所有家族,如果有成员突破到八劫散仙,那就必须成为龙宫的供奉。作为家族现任族长,也是现在唯一的七劫散仙,他并没有太多让人信服的理由。于是也只好说道:“我狻猊忻,在这里对天发誓,这件事情绝非我儿狻猊犴所为,如有半点不实,我将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而且小犴回来后肯定第一时间来向大家说明。各位看这样如何!”

      狻猊府众人一看,连族长都出来发天道誓言了,冒似真的不是狻猊犴所为,而且狻猊犴也并不在家,己只好默认两天后狻猊犴回来再说吧!

      张阳也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结果。虽然看似放小纸片是一个败笔,很轻松就洗脱了狻猊犴的嫌疑,但本来张阳的目的就不是要狻猊府中的人搞死狻猊犴,而只是办了给他制造一点麻烦,再如果能得到一丁点线索也算是成功了。

      接下来的两天,张阳完全放松了,天天没事东逛逛西溜溜,有点时间就泡泡酒店,小日子表面上还是过得很滋润的,虽然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终于,狻猊犴回到了狻猊府,一个人回到了狻猊府。还没进门,他要回来的消息就在府里传开了。更有一些境界略低和损失较大的,早就奔走相告了。

      狻猊犴也特别奇怪,一进岛他就感觉怪怪的。平时,自己也爱静,对于家族的事情和修真界的事情都不太热情,难道完成一件这样的秘密任务,自己的家族地位一下子提高到这个样子了?但既使是这样他也不想做这样的事情。很快,他就明白了,大家并不是迎接他,甚至有个别人,看向他时都恨不得吃了他。无语,相当的无语。

      狻猊犴自言自语道:“看来一定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而且是对我十分不利的,或许第一时间去找父亲是不错的选择。”

      刚到父亲的房门口,狻猊犴还没来得急进去,他父亲狻猊忻是迫不急待的出来了:“犴儿,来,和父亲说说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父亲,这个老祖宗不让说!”狻猊犴其实自己也不愿提起这件事情。

      “老祖宗,你才是我祖宗,也不知你得罚了什么人,别人都找到家里来了。你再不出现,族人们有可能把我活撒的心都有了!说说,你有哪些厉害的仇人,不要隐瞒。”狻猊忻都要抓狂的,虽然大家这两天也没来逼他,但龙性本淫,那加上一大家子都拿不出多少财产。于是狠多不安份的族人就天天向他要钱去逛青楼,要在平时倒也罢了,关键是他自己也没什么钱。

      狻猊犴仔细想了半天,由是开几说道:“我?我能有什么仇人你还不清楚吗?平时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一千多年来就出了这么一次远门,完成了这次的任务,可也并没有竖敌人啊?”

      “没有竖敌人,也不常出门。”狻猊忻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可事情不能得到解失的话,他们爷几个不用再在狻猊府混了。于是详详细细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并且还拿出了小纸条。

      “这样……”狻猊犴一听就头痛了,就这么简单的诬陷,其实大家也知道还不是那么回事,但是就是没办,只好说道:“行了,我去解释一下也好。”

      突然,他好像明白了对方的目的,莫非……。想到这里,他嘴角反而露出了一丝不经意的微笑。

      张阳也第一时间知道狻猊犴回来了,但是只是独自一人,并没有带上黄英,于是他也感觉到事情似乎更用麻烦起来了,剩下的就是向狻猊犴求证自己的推断。同时他也十分希望自己的猜想是错的。

      狻猊府上,狻猊忻走在前面,狻猊犴跟在后面,很快就来到了练武场。

      “族人们,现在小犴回来了,有什么,你们想问就问吧!”狻猊忻一说完,转身就走开了。

      “狻猊犴,我想问我们的资源是不是你偷的。”

      “这位兄弟,我出去快两个月,刚回来不到三个时辰,对于昨天的事情我是毫不知情。”狻猊犴解释道。

      “有谁能证明?”

      “老祖宗能证明这两个月我是在给龙官做事!”狻猊犴似乎有点炫耀的说道,那神情就好像已经得到了龙宫之主的赏识似的。

      “干什么事情?”

      狻猊犴一下子跳了起来:“我去抓了一只黄……,呸,你有资格问吗?有本事你去问老祖宗,你去问龙王大人?凭什么你一问我就要回答!”

      “你,你必须回答,我狻猊府一千多人的所有储蓄全部被盗了,你,你必须负责。”

      “我负责,那对不起,我狻猊犴不吃这一套,谁不服,尽管来找我,我接着就是了,我狻猊犴可并不吓大的,也不是你们能诬陷的。”狻猊犴一看这阵式就明白了今天的事可不能息事宁人,自己不如强横一点,再鲁莽一点。

      “少拿老祖宗和龙五来压我,我狻猊悍今儿个找的就是你,可怜我堂堂五劫散仙,早就在准备六劫散仙大劫的物品了,没想到现在一个玄石沫子也拿不出来。你个天杀的,我不管是你干的,还是你得罪了什么人,他来干的!说吧!如何解决!”狻猊悍马上跳了出来,质问道。

      “我需要给你交代吗?我敬你才叫你一声叔,别给脸不要脸。我是持行老祖宗的命令,为二龙子办事,至于办什么事,我需要向你交待吗?”狻猊犴也不示弱,事情发展到现在容不得他示弱,虽然平时他的性格并不是那么强势,并他深知龙族,包括他们这些亚龙族向来就是以强者为尊的,而且这次他也希望把事情弄大,碰碰运气吧!说不定有什么意外呢。

      “老祖宗,二龙子?”狻猊悍自言自语的道,好歹得到了一点消息,这一切的事也自算自干了,再试一下亚龙族的战斗力吧!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我可不管你为谁做事,哪怕你戴着绿帽子去添二龙子的屁股!今天我就用手中三尺长剑来称一称你的斤两。”狻猊悍再一步刺激他。

      “哈哈,你自己找死就不要怨我了。各位叔伯弟兄也看到了,不是我狻猊犴不尊老爱幼,而是他自己咄咄逼人,我迫于无奈才出的手。”一听到绿帽子三个字,狻猊犴感觉一股无名之火冒了起来,那想到那个自己爱上的姑娘,却要亲手送出去,狻猊犴也恨不得轰轰烈烈的打一场,以解心中怨气。

      “好!”狻猊悍拔出手中三尺长剑舞成一团剑影就向狻猊犴杀去。

      “来得好!”狻猊犴不知从哪拿出一只黑色长枪,枪尖直指狻猊犴。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瞬间气势就被狻猊犴控制住了。

      然而狻猊悍并没示弱,就在狻猊犴的枪尖快要刺中他的时便,他反而加来人欺上,举枪迎了上去。

      “轰,”枪和剑碰到了一起,撞出阵阵火花。而狻猊犴的长枪都价佛刺中了石头一般,对面的狻猊悍突然裂开,分成了三个。

      “不好,中计了!”狻猊犴心头猛然一紧,身体急向后退。可就这样他的肩头还是被刺了一剑,还好退得早,不然左肩都被砍去一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