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baby的直播

      此时,外面突然又进来一批人,中年人走在前面,带着六男一女七名青年,身上穿着统一的月白色的魂师袍。

      他们的左肩都有一个青色圆环印记,圆环内刺“苍晖”二字。

      坐在一边的花倾舞托着帅气的下巴,看到新来的队伍嘴角微微翘起,如果他的记忆没错,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啊。

      餐厅老板一看到苍晖学院的华贵银色服饰就认出了他们是魂师,连忙点头哈腰的迎了上去。

      对于老板的态度花倾舞并不奇怪,毕竟魂师在斗罗大陆不但是高贵的身份,更是有钱的职业。

      生意人以经营为生,自然更看重他们口袋里的币子。

      餐厅老板客客气气的为苍晖学院引路,然后这时候史莱克这边却传来了两道猥琐的声音。

      “戴老大,你看他们队伍里面的那个小妞,长得真不错。”马红俊猥琐的说道,一双眼睛正在不停地打量着苍晖学院队伍中唯一的女孩子。

      戴沐白撇了撇嘴,“不过是小小的苍晖学院而已,张扬个屁。”

      听到两人的对话,花倾舞皱了皱眉,看着戴沐白和马红俊的眼神闪过一丝厌恶。

      奥斯卡坐在唐三身边不嫌事大:“有好戏看了。”

      唐三疑惑道:“什么好戏?”

      奥斯卡低声道:“这也是我们修行的一部分,弗兰德院长说过,不敢惹事的不是好魂师,正所谓,不敢惹事是庸才。”

      听见唐三和奥斯卡的对话,花倾舞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对奥斯卡有些失望。

      魂师的听力本来就比普通人强,虽然餐厅里面比较吵闹,但还是被苍晖学院的老师和学员听见了。顷刻间他们所有人齐齐怒视这边,队伍里的女孩子更是充满嫌恶之色。

      苍晖学院的人被侮辱了自然不会罢休,尤其是队伍中唯一的女孩子,眼睛里满是怒火的盯着马红俊。这时其中一名青年怒气冲冲的朝着史莱克这边走来。

      不巧,青年正好不小心撞在了服务员的身上,服务员手中的菜盘也正好朝着戴沐白飞去。

      眼看着菜盘即将飞向戴沐白,唐三左手如闪电般探出,稳住紊乱的服务员,右手划出控鹤擒龙的玄奥轨迹,正好拖住了盘子。

      青年自然不会罢休,直接踢向戴沐白小腿。

      “砰”的一声闷响竟是毫无建树,戴沐白脸上露出鄙夷狰狞之色,一巴掌拍向了青年的胸口。

      只见青年身体向后弓起,就像是毫无重量的稻草人一般应声怕费,接连撞倒两张伙子飞了出去,被苍晖学院的中年老师接住后,青年脸色一阵发白,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萎靡了下去。

      戴沐白挺直身躯,借着先前出掌抻了个懒腰,然后嚣张的说道:“不好意思,失手了,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邪眸双瞳中流露出满满的轻蔑和不屑,自从上次遇见花倾舞之后,自己就诸事不顺,眼看着朱竹清现在也与自己越离越远,他的心中早已满是怒火,今天正好遇见苍晖学院,一瞬间就本相毕露。

      “唉!”花倾舞的视线从嚣张的戴沐白身上移开,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对于史莱克和苍晖学院的人,他不想多说什么,他知道,自己劝不了他们,能做的只能是不参与他们之间的事儿。

      “小舞,我们走吧!”花倾舞对正在看戏的小舞说道。然后在大家诧异的目光中,离开了史莱克学院的餐桌。

      本来还津津有味的小舞听见花倾舞的声音,顿时有些不明白,不过她没想太多,也站了起来,快步追上花倾舞的身影。

      花倾舞和小舞走到一旁得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坐下,正好看到躲在橱柜后瑟瑟发抖,心疼的望着打碎桌椅,却敢怒不敢言的餐厅老板,花倾舞一双淡然的眼睛不自觉的开始眯了起来。

      果然,不论什么时候,遭殃的永远是普通人。

      从魂导器里面拿出两千金魂币,丢到餐厅老板的面前,“老板,我是史莱克中的一名学员,对于我的同学打坏了你的东西这件事,我向你道歉,这些金魂币就当是对你的赔偿。”

      餐厅老板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金魂币,魂师本来就不是他可以招惹的,今天这件事,他也没有打算能够找他们理赔,没想到一名史莱克的学员居然会选择给自己这么多金魂币,赔偿自己的损失。

      “这...这我不能要!”老板感激的望着花倾舞,觉得这个魂师大人和他接触过的其他人都不一样,竟然会为了他一个平民赔偿几千金魂币。

      餐厅老板心里复杂无比,平时这些魂师哪一个不是高高在上的,谁会管他们这些平民是死是活,他的小店也会时常遇见一些捣乱的魂师,他都是敢怒不敢言。今天却遇见花倾舞,心里感激的同时,还有些敬佩。

      把金魂币给了餐厅老板之后,花倾舞重新回到位置上坐下,想到自己还空着的肚子,“老板,我也饿了,弄些吃的吧!麻烦了。”

      听见花倾舞的话,餐厅老板连连点头,这可是自己的大恩人啊,他能够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他看自己的眼神中有着别的魂师没有的表情,那是对自己这种社会底层人民的同情。“好的,好的,我马上去吩咐后厨。”说完,餐厅老板拿起花倾舞给的金魂币就朝着厨房跑去。

      “哥,为什么你对这个餐厅老板这么客气?他不就是一个普通人吗?”小舞有些不解花倾舞的做法,开口说道。

      “小舞,不是我对他客气,而是我们先对不住人家,虽然我们是魂师,但是每个人生下来就应该是平等的,没有谁比谁要高贵,他或许不是魂师,但是他在用自己的努力养活自己,不偷不抢,这是值得我们敬佩的。而且,如果戴沐白他们不先挑衅苍晖学院的话,餐厅老板的店也不会被破坏,总之,错在我们,赔偿也是理所应当。”花倾舞耐心的给小舞分析着其中的道理。

      “你说的很对,我们确实没有资格破坏别人的餐厅,而且,确实是我们先挑衅别人,是我们的不好。”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花倾舞抬头一看,只见朱竹清一边说已经走到他的旁边坐下。

      刚刚他和餐厅老板的对话,朱竹清看在眼里,她发现这个帮助自己男人好像和自己遇到的所有魂师都不一样。似乎从来不会瞧不起任何人,也不会贬低任何人,似乎所有人在他面前是……平等的。

      听见朱竹清的话,花倾舞有些诧异,原来在他走后,朱竹清就一直在好奇的观察他,当她看见花倾舞和餐厅老板的对话时,她很疑惑,也很不解,不过却很欣赏。而且她本能的厌恶戴沐白和马红俊的做法,所以也选择了离开。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