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黄视颅

      “叔公,这是剩下的五十万,算上我先前给你的十万修路钱,应该够重建道观了吧?”萧凡云问道。

      老支书抽着烟,愁眉不展道:“小云啊,不是叔公不帮你,而是这事要有个轻重缓急。这次地震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却震裂了不少附近村民的老房子,我已经让宗仁安排人手过来抢修了。所以你的道观重建一事必须往后推推才行,否则放着村民破房不修先修神仙的房子,这事要是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话。”

      萧凡云点头表示理解,说道:“行,重修道观之事可以往后延延,我可以回祠堂住几天,这六十万也可以先给村民们救救急。”

      老支书一脸欣慰的笑道:“还是小云你懂事,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叔公。”

      “好的。”萧凡云客气一声便离开了村委会,回到隔壁祠堂打扫许久未住人的房间。

      过了一会儿忽听隔壁村委会传来一阵骂声。

      萧凡云侧耳听了一会儿,摇头无语。

      村妇无知,不可能人人都像老支书这般开明。尤其是几位信仰笃深的姑婆们,说什么都要先把道观修回来才肯再修自家房子。

      毕竟山上的情况已经有许多村民抱着好奇心上去瞧过,回来后无不啧啧称奇,把道祖显灵保佑一事传的越来越邪乎,甚至引来了许多邻村的村民也跑来瞧新鲜。

      所以关于先修那家房子一事就在村里热议开来,几乎是九成以上的老人都一致同意先修道观,剩下的一成人就是以老支书为主的反对派。

      而村民们为这事已经争吵了好几天了,最后老支书实在没辙,只好搁下这张老脸想给萧凡云做做思想工作,毕竟只要事主都同意了,你们外人再反对还有啥用。

      但老支书也没料到萧凡云答应的如此爽快,以至于他憋了一晚上的说辞全都无处可用。

      结果萧凡云前脚刚走,以兰庆慧为首的一帮村妇就直接杀进去了……

      “唉。”萧凡云苦笑着叹了口气,知道此事需由他出面说和才行,便搁下扫帚施施然的转回吵吵闹闹的村委会里。

      还没进门就听兰庆慧扯着大嗓门咆哮道:“姓萧的,你个老瘪三仗着自己是长辈就欺负人家小云年轻是不?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你吼什么!”老支书的声音显得很没底气。

      “我就吼你咋啦!”兰庆慧洪亮的声音让萧凡云想起了小花虎啸山林的模样:“你给我听好了,小云的钱你要是敢动一分我就跟你离婚!”

      “离就离……”这显然怒气上头,口不择言了。

      萧凡云生怕局面闹得不可开交,赶紧暗中施法掐了个净心神咒打了进去,平息一下二老的火气,然后敲门而入微笑道:“婶婶,你莫怪叔公,这都是我的意思。”

      ……

      一番好言相劝,又摆事实讲道理,才将一众村妇给劝回去。

      萧凡云也在叔公的感激涕零中回到祠堂里继续洒扫。

      中午时分,婶婶捧来了一碗热汤面。

      萧凡云瞧得一脸汗颜道:“婶婶你磕了几个鸡蛋?”

      兰庆慧笑眯眯道:“不多,才六颗,六六大顺嘛,你左手不是磕伤了吗,得好好补补,快趁热吃吧,不够婶婶家里还有。”

      萧凡云道了声谢,便吸溜起来,见婶婶待着不走,便问道:“婶婶,叔公……”

      “问他做什么,吃你的。”兰庆慧冷哼一声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得,萧凡云不用掐算都知道估计叔公中午得饿肚子了。

      一大碗热汤面下肚,萧凡云感觉都有点吃撑到了。

      婶婶满脸笑意的带着空碗离开,然后各家村妇陆陆续续上门,有送棉被衣褥的,也有送吃食的,很快各种物什就堆成了一座小山。

      村民们并不缺钱,即使不用政府帮衬也能自己修好房子,但老支书也是怕影响不好才推迟道观重修,村民们就用这种方式对萧凡云表示声援。

      所以两边都没错,错的都是萧凡云……

      毕竟谁让他差点惹出大祸,所以两边都必须讨好才行。

      这一日,村外头终于赶来了一支抢修队,然后村里就热闹了起来。

      村民们心知老支书已经是吃了秤砣的老王八,根本不会回心转意,所以只能盼着抢修队早点完工好重修道观。

      但外头的热闹都无萧凡云无关,每逢夜深人静之时他都会悄然回到山上,对被镇压住的龙泉进行重新布局,同时勘测已经发生变化的地脉山势,然后画出新道观的布局草图。

      兜兜转转几夜,萧凡云已经积攒出了好几摞新草图,但都不甚满意。

      毕竟风水堪舆之术稍不留神就会牵动到天机!

      因为第一次卦算个水灵,他失去了右臂。

      第二次算个火灵又牵动天机惹来三灾差点把他整得死去活来。

      所以萧凡云现在是打死也不敢再搞那些封建迷信了。

      “小云,小云,有人找你。”忽然一位姑婆在外头喊道。

      “来啦。”萧凡云应了一声,推门出堂屋来到祠堂门口见到俩老道站在门外。

      萧凡云立时大喜,上前几步出门作揖稽首道:“天师您吉祥。”

      “小友吉祥。”天罡道长满脸笑意的回礼,然后介绍起身旁老道:“小友,这位是上清派的天景道长。”

      “晚辈拜见天景天师,祝您吉祥。”萧凡云赶紧行礼拜见,再瞧这位与天罡道长齐名,来自茅山的大佬,魁梧的不像是一个出家人,反像是古时大将军,单凭一身煞威就足以妖邪不敢轻易近身。

      只不过这位老道却戴着一副墨镜,不是赶潮流,而是因为他是一个瞎子。

      茅山老道,善算天机,十盲九瞎,果不其然。

      “青松道友不必多礼。”天景老道虽然瞎了,但心眼却很亮堂,开口就问道:“贫道观道友印堂发黑,气血亏虚,恐怕最近诸事不顺,还犯了血光之灾吧?”

      萧凡云一时惊为天人,正想求高人开解一二。却见天罡道长一巴掌扇天景老道后脑上,满脸黑线道:“你这臭瞎子又犯职业病了?贫道才刚将你从拘留所里捞出来多久?你给我收敛一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