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月真里奈合集

      “蓬莱在哪里?”

      “在海里。”

      “我知道,所以你可以死了。”

      书生轻描淡写的捏碎了一老者的头颅,鲜血流了一地,它一回头,半片身体俊俏异常,手指纤长,半片身体狰狞恐怖,毛脸雷公嘴,手臂上长着一个个肉瘤,左肩有一血盆大口犬牙交错。

      此时大厅里跪着一片身穿月白长褂的修士,一个个面露惊恐之色。

      阴阳狂笑不已,随着笑声,那半片俊俏身体缓缓趋于兽化:“哈哈哈哈哈,偌大一个玉京山,修为最高的不过刚入仙境,你们不够我杀啊。”

      一男子站起来就往上冲去,手里的长剑直直朝着阴阳刺来:“大家跟它拼了,反正都是一个死字,修为被禁锢又如何,人为刀蛆我为鱼肉。”

      “叮”阴阳的兽身防御惊人,长剑应声折断,锋利的剑锋只在兽身上留下了个浅浅的白印。

      “噢,胆气可嘉,当年我被糊涂道人抓进了镇妖塔,我的子子孙孙可是被你玉京山和蓬莱岛斩杀的一干二净啊,现在,轮到我阴阳斩杀你们子子孙孙了。”

      阴阳用兽爪沾了一点老者的脑浆放于剩下的半张俊俏嘴唇前:“哈哈哈哈,好鲜美的味道,我要一个个慢慢品尝,敢于对我动手,我最后杀你。”

      兽脸狰狞,眸子猩红如血,一种兴奋的情绪使得那眼睛更显恐怖。

      满地都是鲜血,到处都是尸体,在大厅跪着的修士全是凝丹境界,一眼望去三十余人。

      “嘿嘿嘻嘻嘻,你们怎么不反抗了,来杀了我啊,如你们祖辈灭我山魁一族杀了我啊,哈哈哈,你们不敢吗?”

      “吾被抓入妖塔就以为吾不知道吗?山魁一族秘法绝妙,所有命魂都可感应,我在那消逝的命魂里感受到了玉京和蓬莱的气息,你们该杀啊。”

      “吾是大妖阴阳抓我无可厚非,可我山魁一族的子子孙孙何错之有?哈哈哈哈,今天我就用玉京山两百口人血债血偿。”

      “哈哈哈哈,先诛玉京后灭蓬莱,此世蚁幻不出谁与吾争锋,杀杀杀。”

      阴阳每说一句话就杀掉一人,统统是捏碎头颅吃掉脑浆,现在它满嘴鲜血,红的白的沾满了那件书生青袍。

      奋起反抗的男子怒目圆睁,裤裆滴下水来,要是能早点死去倒也不至于如此难堪,实在是阴阳因他的奋起反抗而禁锢了他的所有行动能力,此时的他连动下手指都做不到。

      “饶命··饶···命。”一个二八年华的女子嘴里无力的喊着饶命,却也被阴阳捏碎了头颅,倒地后身体还轻微颤抖,那是极致恐惧导致的身体无意识痉挛,哪怕她已经死去。

      “哈哈哈哈,杀了你们玉京山所有自诩正道的修士,何谓正何谓邪?糊涂老道士,你看看这就是你寄予厚望的正道修士,一个个如此不堪。”

      所有人都死了,整个隐于云层中飘在喜马拉雅山顶的玉京仙山被鲜血染红,一条条一道道鲜血顺着地势流动,汇聚于山门前。

      如若打开那山门禁制,整个喜马拉雅雪山峰顶都会被这鲜血染红。

      阴阳扯下一件月白长褂擦了擦手,兽化身躯已收了起来,还是那俊俏柔弱书生的样子,背着书箱随手一划,空间破了开来,它抬脚迈入破开的虚空,在出现时已在山脚。

      “似乎蚁幻刚进入了这片大山脉啊,我得赶紧走了,在妖塔里就打不过它,在外面没了压制更不是对手,蓬莱岛等着我来收你们的命。”

      阴阳身影幻灭,顷刻间就彻底消失不见,此时的王大胆几人才刚进入山脉。

      “大哥是真的厉害,这彘兽彻底变成家养狗了,每天摇尾巴讨好大哥,结果还是天天被三哥揍的呜咽不止,还怪可怜的。”

      苗仁风喝着刚挤出来的牛奶一脸满足,自从使出那一棍伏魔以后,他对战斗的领悟已远远甩开两外两人。

      蚁幻坐在牛背上催促道:“脚程快一点,峰顶肯定是出事了,血光又浓郁了不少,几百里距离要不是有你们三个,我眨眼间就能赶过去了。”

      “大哥,应该没什么大事吧,按理说玉京山那可是仙门,阴阳再厉害也不可能凭一个人灭了一座仙山门派吧。”

      蚁幻听到苗四弟的疑惑,不免解释了一番说道:“这仙境九重境界,一重境界一重天,讲的是对道则的感悟,有些仙人选择不去渡三灾五难就极为普通,哪怕他修炼到如我一般的境界也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比如上次我发的道音赦令,如果是普通九境仙人,是不可能引动天地道则凝聚无根灵泉和复苏灵气的,就如蝼蚁和大象的区别,这种仙人我一剑就能劈死一堆,但如果是如我一般的九境仙人却是极难杀死的。”

      “不对规则之力有极深的感悟是杀不死我的,这规则之力说来也简单,一个婴孩可以抬起一口锅,但锅里装满水它就抬不起来了,一个成人可以轻松抬起装满水的锅,仙境极颠和普通九境仙人的区别就在于一个对道的领悟是婴孩,一个是成人。”

      一席话王大胆三人恍然大悟,颇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错觉,对道的理解又深刻了一点,三人的心境修为这一刻算是彻底的符合了仙的心境,只待有点机缘就可立地成仙了。

      -------------------

      “我要这云层破开得见真日。”

      一大早,众人先后被阿飞的长啸声惊醒,范淼揉着乱糟糟的脑袋当先出了房屋。

      只见阿飞飘于空中,一剑向天劈去,那云层就从中齐齐断开,阳光顺着云层裂缝洒下,铺满了庄园和阿飞的身上,阿飞就如谪仙下凡一般,整个人气质飘逸出尘。

      “哈哈哈,这仙境极颠果然玄妙,吃下这般稀珍的天材地宝,我一举破开境界门槛成就尊位,山还是山,树还是树,我还是我。”

      阿飞说话间已经降落下来揉了揉范淼乱糟糟的头发。

      “阿飞叔叔,你现在是不是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人?”

      阿飞沉吟一下回道:“不好说,对上阴阳还是五五之数,阴阳天赋神通惊人,对上蚁幻估计还是会败,蚁幻的变幻神通诡异莫测,古籍上记载也不详细。”

      “我们今天就出发去找那些人贩子吧,我听武波哥哥说阴阳构不成社会威胁了,蚁幻大妖去找它麻烦了,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王队长和另外两个先天武者这次有大功劳。”

      “嗯,你去叫他们吧,我带着你们去历练一番,刀口不见血终究是温室里的花朵,以后你们一定是要武破虚空的。”

      范淼打着哈欠转身走了,叮叮当当的声音从房子里传来,张六耳和麻子赖床被范淼收拾了一番。

      待到众人全部收拾妥当,已是中午,商量好以后诸葛小天因腿在逐渐恢复就随着范子怡等人回春城修养,叶三刀带着六耳、小麻子和范淼去秦岭仙灵洞府修行,叶天晴和叶焱则跟着阿飞去铲除魔门宵小。

      众人分别之际张六耳和小麻子惨兮兮悄咪咪的说道:“你们早点回来带我们跑路啊,修行最烦了。”

      众人皆是大笑不止,等所有人都走了以后,叶天晴握紧手中宝刀道:“阿飞叔叔,不到万不得已你不要出手,交给我和焱子了,这些人真的该杀。”

      叶焱也道:“对,该杀,平时都是杀异兽,这次杀人我也不怕,我就当他们这些畜生也是异兽就行了,没有人性的畜生。”

      “两个傻小子,还没出发呢,不过这杀气不错,我辈修士岂能束手束脚,必须念头通达锄强扶弱。”

      说话间,阿飞一手提着一个就飞上了高天,叶天晴和叶焱比之叶三刀又有不同,叶三刀的身体扛不住风压,但天晴和叶焱一个凝丹期一个身体强横程度堪比凝丹顶峰,自是不怕这小小风压。

      “我们就顺着北方山脉小路寻找这些人,他们推着车必然是走不快的,你俩眼睛放亮点,看见了就大声招呼我,我们下去抓了他们逼问拷打一番就什么都招了。”

      叶天晴和叶焱杀气腾腾异口同声的说道:“好”

      阿飞飞行速度极快,片刻间就飞出百里,叶天晴和叶焱暗暗吃惊,要是在地上跑,速度再快也比不上飞行啊。

      “嘿,前面三十里地有几个黑点,估计就是那些人,阿飞叔叔往左边飞。”叶焱眼尖,一眼就看到山脉小道上卖力推车的几个汉子。

      阿飞略微改了下方向,三十里距离眨眼及至,果然就是那些人贩子。

      “定”还没落地,阿飞就一个仙法定身使了出来。

      “你俩慢慢逼问这几个天杀的畜生,都是后天境界,先挑了手筋脚筋免得出意外,我把这些孩子送去市区派出所。”

      阿飞也不待叶天晴和叶焱答话,仙力一卷,两个板车就被他带上了高空,远远传来阿飞的叮嘱钻入耳中:“记住,除恶务尽,问清楚以后一刀杀了就是,省的这些王八蛋以后在祸害别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