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精品免费在线观看视频

      尤加利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向妲斯琪形象的形容了拜芝尼腿部的可怕。

      拜芝尼的腿是将将酿酿的,总而言之恐怖如斯。

      她的双腿最大解放时可以踢出正常单体型100倍的力气。

      这是什么概念?

      这是变态,是大变态!

      混合型和单体型虽然有相似成分但是却不能混为一坛。

      拜芝尼的身影在观众眼中一闪,她的奔跑路径在上空看就是一一道带着血气的闪电。

      在西因士眼中拜芝尼从起跑再到达垒就只是一眨眼。

      虽然他早就见识过对方的鬼神速度但是他没想过在对手视觉中拜芝尼的速度更加快。

      在西因士身边的妲斯琪甚至看不清拜芝尼自启动再到奔驰的动作。

      在她眼中她只看到西因士身后的蝴蝶夫人对着有些粉红色的空气挥出一拳。

      妲斯琪直到看着瞬间被蝴蝶夫人打到考场边沿深深陷入混凝土内的考生她才大惊原来对方的移动速度已经超出了她的肉眼捕捉动态物体的能力。

      她根本没看到对方移动的痕迹。

      西因士在击中拜芝尼后他悄悄握紧自己痛得快裂开的拳头。

      蝴蝶夫人在用拳头敲中拜芝尼时,拜芝尼前冲的力量与蝴蝶夫人的拳头产生了对抗。

      力量是相互的,西因士将拜芝尼打入墙壁深陷三尺,他自己自然也承受了这份力。

      “妲斯琪,她很快!你要凭直觉来攻击她!”

      妲斯琪听到深陷混凝土的考生动了,她抽动自己的四肢考场渣子从她身上掉落。

      观众席一片齐刷刷的抽气声,正常人被这样撞入墙内可能已经当场脑腔固液混合。

      但是作为单体型能力者的拜芝尼却将这些当成是小伤。

      妲斯琪知道刚才那一个走眼已经让她陷入可怕的被动。

      看不清对手是十分危险的。

      妲斯琪看着看向自己的拜芝尼,她要让快如闪电的拜芝尼慢下来的想法一闪而逝。

      拜芝尼在准备冲向妲斯琪的时候,她看着妲斯琪看着自己这个方位,刚才西因士击中自己拜芝尼很惊讶。

      西因士当时的目光甚至没有看向她,他击中自己是一种近似直觉的本能。

      混合型西因士这种超常的直觉像极了单体型。

      因为拜芝尼对对方并不了解,她选择暂时不与西因士硬碰硬。

      西因士交给对他有一定背景了解的阿库什,而自己则是去试探一下西因士的搭档妲斯琪。

      拜芝尼的速度让在场半数观众都欣赏不到她矫健的身姿,但是妲斯琪却很想看她慢下来的速度。

      妲斯琪的大地之母母可以进行土流意念构建也可以改变力的走向。

      当拜芝尼前冲的力为单位10时妲斯琪看不见她,而拜芝尼前冲的力只有5时,妲斯琪可以勉强看见她。

      想让拜芝尼运动的10单位力削弱成5单位,妲斯琪只需要在拜芝尼运动的反方向添加5单位的力给拜芝尼她自然就会慢下来。

      拜芝尼感觉妲斯琪看着自己的时候她用不上力,她好像身后被锁链扯住脚步般,她无法像刚才那般移动迅速。

      跳蚤舞步解放程度从60%上升到80%!

      拜芝尼感受到自己的双腿灼痛感开始濒临自己的临界点,她因为腿部像是被烧得血肉焦黑般痛得撕心裂肺。

      跳蚤舞步在解放到一定境界时她就像走在陆地的小美人鱼,她每一步全腿都在承受刀割。

      刚才成功让对方移动速度变缓的妲斯琪看着拜芝尼在空气中模糊的身影再次一闪。

      她再次从妲斯琪可视程度中消失。

      妲斯琪知道自己完了。

      在这种极致的速度下拜芝尼还能继续加速度,可怕。

      双腿解放程度上升20个百分点的拜芝尼忍着剧痛抓向妲斯琪,而妲斯琪在被她抓住准备摔在地上的时候。

      妲斯琪化作一束光从她手中流走。

      拜芝尼站在被自己一脚跺得稀碎的地面看着那束逃窜的光奔向西因士。

      她心里暗想这红发猫女的怪能力多??很。

      在变化莫测的对决中能力者心中每一个下意识的决定可能都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存亡。

      妲斯琪在拜芝尼加速时决定她要逃。

      打不过她总能走吧?

      妲斯琪吓得魂不附体的出现在西因士隔壁。

      拜芝尼的速度让她非常恐惧,她鬼神一样的双腿让妲斯琪无奈可何。

      西因士看着妲斯琪惊魂未定的微微喘气,拜芝尼游走在场内的片刻是妲斯琪眼中的永恒。

      “别紧张,你看她也到临界点了。”

      西因士看到了拜芝尼不为人知的极限,他抬手指了指停下脚步双腿不断颜色越来越接近焦炭的拜芝尼。

      西因士知道拜芝尼的变态腿是有一定的极限的。

      倘若她可以三百六十五天二十四小时六十分钟六十秒都保持这个状态她绝对是上天下地无所不能了。

      可惜拜芝尼只是一个充其量钥匙能力很变态的能力者。

      *“我们要继续保持无为吗?我能呆在这里吗,外面对于制约型的我来说太危险了!”

      妲斯琪现在觉得西因士身边是最安全的,因为他身后有坚强肉盾蝴蝶夫人。

      “我也不安全,你看我的手。”

      西因士示意妲斯琪看自己擂完拜芝尼一拳的手,妲斯琪看西因士的拳头现在淤了一片。

      看着西因士敲山震虎震出来的淤青,妲斯琪已经可以想象出自己被拜芝尼轻轻碰一下的后果。

      她的骨头可能会碎成宇宙中最小的粒子。

      “看到那边身上趴着大虫子的男人吗,你去进攻他我来对付拜芝尼。”

      西因士不知道阿库什和拜芝尼的脑内会议,他只是觉得妲斯琪来对付精神拘束型的阿库什再好不过。

      妲斯琪看了眼对这边虎视眈眈的拜芝尼,她闪得特别快。

      既然西因士主动请缨,那么眼前这位麻烦小姐的对抗当仁不让就落在他头上。

      妲斯琪和西因士站得非常近,拜芝尼不敢贸然单刀直取,西因士的开场一拳让她陷入了小象绕柱的困境。

      只是随着妲斯琪一闪化作光飞向考场的另一端,拜芝尼知道妲斯琪直扑阿库什。

      不行,妲斯琪不能去打扰阿库什的准备阶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