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学生在卫生间啪啪

      果然,陈坚将自己的想法讲出来之后,一众怀揣着诸侯国主梦想的人兴奋度立马上升了一大块。

      七月初一,陈坚率领着十万大军从乌鲁木齐出发,开始了真正征服天下的进程,当今天下的权力重心就两个,一个是东亚,一个是西欧,也就是说,只要征服了欧洲尤其是西欧,就等于征服了整个天下,至于中东那些大胡子,非洲的黑人,南亚的三哥,东南亚的猴子这些陈坚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他们没有资格轮到陈坚亲自出手。实际上以现在李定国对陈坚的战法的理解,加上手中军队在武器上的绝对优势,打欧洲陈坚也没有参与的必要。只是有些事必须要陈坚自己去做才行,比如打下来之后地盘的划分,对于宗教问题的处理,还有更重要的人才招揽等问题,除了陈坚是没有人能够做得了的,因此,这一趟欧洲陈坚不得不去。

      此次的十万大军包括骑兵五万,原和硕特部两万,原准噶尔部两万,还有陈坚的嫡系手下一万。步枪兵三万,全部都是汉人。还有用来干脏活的满人士兵一万。此外就是孔有德等人率领的炮兵。总兵力实际上还不到十万,而剩下的近十万大军则留守新疆,以维护新疆的稳定。陈坚此次出征依然会采用裹挟的方式,一路上收降的人马大多数都会打击后续目标的前驱,所以,根本用不上自己的太多人马,而新疆毕竟是从别人手里抢过来的,这么短的时间自然不可能完全纳为己有,所以,留下足够的人马防止反复是必须的,而且这次大军从南线过去,暂时还不会过多地威胁到新疆以西的哈萨克汗国,这个哈萨克汗国此前就经常与和硕特部以及准噶尔部开战,因此,此次留下大军暂时驻守新疆,也可以防范哈萨克人的乘虚而入。还有就是这次拉出去的人马基本都是不用再回来的,因此不可能将自己手下的人马全都扔给别人是吧?

      “长路漫漫任我闯

      带一身胆色和热肠

      找回自我和真情

      停步处便是家乡

      投入命运熊熊火

      不管得失怎么量

      陪着你荡江湖

      马横驰不必紧张

      江湖中英雄汉

      开心唱自由唱

      谁是最高最强最高最响

      我只要只要你一个人欣赏

      迎接日月万里风

      请清风洗我的狂

      来日醉卧逍遥

      不再动我刀和枪

      。。。。。。。。。”

      在陈坚嘹亮而狂放的歌声中,十万大军正式开拔了。

      越过天山之后,大军沿着伊犁河一路向西,一路上暂时并没有特定的目标,因为后世处于这一带的城市像阿拉木图,比什凯克等等这些这个时代都还不存在,而且这些地方也不是此次西征的主要目的,所以陈坚也不会主动去寻找可打击的目标。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大军就没有任何收获,毕竟这一带可是水草肥美之地,此时又正值一年中最好的季节,肥壮的牛羊随处可见,大军的吃食根本不用担心。

      而大军进入人家的地盘,谁也不会无动于衷,自是少不了派出军队进行一定程度的抵抗,不过这一地区人口本就不多,能够派出的军队人马也极为有限,自然是无法奈何得了装备精良的十万大军,所以,绝大多数被陈坚大军碰上的军队都是全军覆没的下场,当然,死的只是极少数,更多的则成为了陈坚大军的俘虏被充作马前卒。

      大军一路高歌猛进,不断收编俘虏,到达布哈拉之时,大军已经扩张到了十五万之多。

      既然碰上了,这个布哈拉汗国当然是顺手灭掉。汗王一家被陈坚指使德格类带人秘密处死,其财富则被陈坚据为己有,人马也被陈坚收编,作为打击后续目标的排头兵。

      大军抵达里海,虐了土库曼人之后,没有选择南下去招惹波斯人,因为萨非王朝并不在陈坚的这一阶段计划的目标之内,且南下那条路上后面还有更难缠的奥斯曼帝国,陈坚不想浪费时间,所以直接选择了绕道,转而北上绕过里海向后世俄罗斯的伏尔加格勒地区进军。

      二十万大军声势浩大,可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不过,这世上总有不怕死的人,这不,就在大军接近到伏尔加格勒的时候,就遇到了拦路者。

      “哥萨克!哥萨克!”顶在前面的前不久刚向陈坚大军投降的人中,不少人都发出了恐惧的喊声,再也不敢向前一步。

      哥萨克?哥萨克骑兵?陈坚打马来到队伍前方,朝前方看去,只见前方两三里处一列列衣着鲜亮的骑兵早已严阵以待,以陈坚估算,人数大致有三四万。从对方那种有点类似于后世马术运动员的造型,以及其所携带的武器来看,估计是传说中的哥萨克骑兵没错了。

      作为侵略者,最不喜欢的就是勇敢的抵抗者,陈坚这个侵略者自然也不例外。既然对方想阻挡自己前进的脚步,那就把他们往死里虐,虐到他们害怕为止吧!

      碰上哥萨克骑兵这样的对手,那些炮灰们肯定是指望不上的。尤其是新收降的那部分人,因为对哥萨克骑兵的残暴有深刻的认识,又不了解陈坚大军的具体战斗力,虽然知道陈坚的大军人多势众,但并不十分看好此战的结果,此刻只怕早已有了见势不妙立马撤退的想法。

      陈坚从他们大多数人的表情中可以大致判断出他们此刻的心理状态,对这样的情况陈坚完全可以想到,因为收降这些人的时候几乎都是依靠人多势众的优势逼迫他们投降的,并没有经过什么战斗过程,因此这些人对自己手下军队的实际战斗力几乎是一无所知,此刻碰上较硬的茬子,这些人对自己的军队能否战胜对手持有怀疑态度是非常正常的。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展示一下大军的实力,尤其是自己手中核心力量的战斗力,以让这些人真正地开始归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