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热久久干

      鲁苏大概是一个星期之前苏醒过来的,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崎岖的岩石块正隔应在他的脖子下面,让人感觉不是很舒服。

      同时。

      耳边还传来了“土叽土叽”的奇怪声音,这让他直接清醒了过来,视线在一片漆黑的洞穴里四处扫动。

      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家里居然闯入了一位不速之客,刚刚脖子下面的石头也是这位“客人”挖掘泥土所致,看来对方是一路挖进来的。

      它是一头又矮又小的土拨鼠。

      鸭子嘴巴。

      两只手却是异常的大。

      当鲁苏看到它的时候,这只土拨鼠正忙着把他的家具往地面上的洞穴里面搬动。

      只见它两只爪子抓住勾住架子的一头,把体积小的一头先运进去。

      然后再从后面使劲地推。

      看它熟练的样子,看来是做不少次小偷了,而且它偷得正是鲁苏偷得海格的东西。

      这叫什么。

      偷小偷的东西。

      盗王之王?

      鲁苏已经尽量快了,可是快要接近的时候,仍然被它发现。只见对方扔下家具,灵活地向下一钻,然后就消失了。

      他在原地等待了很久,才确定这只土拨鼠小偷确实走了。

      鲁苏摇了摇头,开始办正事。

      他将围堵在山洞洞口前面的大石头移开,这时从禁林外面传来的和煦阳光便再也堵截不在了。

      五彩斑斓的世界瞬间映入眼中。

      一碧如洗的蓝天上,几只山雀从上飞过。它们翅尖发出咻咻的声音,传入了鲁苏的耳朵里面。

      后面还跟着几只小山雀。

      原本洁白的草地已经彻底焕发生机,朝气蓬勃地展露新芽,各色的小花在翠绿的草丛间显得格外美丽,吸引了一些小家伙采摘。

      它们有卡通的头、四肢、身体,还有透明苍蝇翅膀。

      看起来是微缩版的人。

      但是实际上它们只是一种弱小的神奇生物——仙子。

      仙子都是极度虚荣的生物,经常被巫师叫过去充当装饰品,并且在她们智力不高的脑子中,自己也特别愿意这么做。

      野生仙子相比较人工饲养的仙子,最大的特点就是她们除了吃昆虫之外,同时还吃一点花蜜,只是她们没有蝴蝶似的舔舐器,所以吃蜜的速度很慢。

      有时候要连续吃上几天,才能吃完一朵花。

      但她们却额外要求自己必须吃的是一朵完美的鲜花的花蜜。

      因此有时候一只仙子正在吃蜜,嘴边鲜花却突然掉下了一片花瓣,她们就不会在从这一朵花上吃花蜜了。

      如果这位仙子没有发现掉下来花瓣,仍然继续舔舐花蜜的。那么当她被同伴嘲笑之后,就会愤然地冲撞过去将这朵花折断。

      鲁苏呆在黑暗里沉睡了几个月,突然见到刺眼的阳光非但没有让他感觉丝毫不适,身体竟然还涌现出一种特别的轻松之感。

      这可不是吸血鬼该有的感觉。

      他的样子和之前已经有了不同。

      原本的鲁苏身体是极其粗壮的,基本上可以用牛高马大、肌肉虬结来形容。即使从后面看,他脊背也像是浸了水的橡胶轮胎一样,坚韧有力、线条分明。

      全力爆发下,手臂上的随意一块筋肉都能隆起足足一尺高。

      这还是有一部分肉体隐藏在甲壳之中的结果。

      如果没有身上没有甲壳,鲁苏完全就是一个魔鬼筋肉蜘蛛怪。

      在沉睡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身体稍微发生了一点变化。和之前不同的是,这种体型上的变化似乎不是往巨大化靠拢,而且开始浓缩紧密了起来。

      鲁苏的身体缩水了百分之二十。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身高变得只有两米多了。

      肉山似的身躯一下子浓缩了许多,金属色的甲壳厚薄有致,覆盖了全身大部分的地方,原本有些细长丑陋的动物毛发,现在全然消失不见。

      整个身体呈现处一种类昆虫的错落有致的美感结构。

      同时又像是工业化设备中环环相扣的零件,表现出一种毫无挤赘拥实之感。

      他的蜘蛛丑脸也不一样了。

      原先六只眼睛分散四处,如今却像是人一样集中起来,除了额头上的两只眼睛,地下的两对猩红色眼睛,相互紧凑逼近。

      如果不仔细看的,还以为是一个眼眶里面长了两只眼珠。

      整个脑袋从一种弯曲的马脸,变成和人类差不多的椭圆形,通透的血盆大口依旧长得开来,只是需要先将下面三瓣獠牙嘴唇同时打开,才能肆无忌惮地吞噬猎物。

      细密的尖牙渗透着心悸的光芒,肉红色的牙床上面如同生长着一道又一道的刺针,连接着獠牙,冷色的盔甲覆盖几乎全身,凶狠而又灵活的眼珠不停地闪动,叫人简直喘不过气来。

      如果说以前的鲁苏只是一种丑陋恶心的怪物。

      属于R级小成本恐怖电影里才会出现肆意杀戮人类的反派。

      那么现在他真的有了一种威风凛凛的感觉,就像是地狱中的大恶魔,突然升级成了撒旦,浑身上下的每一处都展现了无法描述的狰狞之感觉。

      那副盔甲帮了很大的忙。

      简单的说,他变帅了。

      至少在大部分怪物的眼中是这样。

      看来他的身体为了适应魔力,进化得很好。

      鲁苏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如臂使指的魔力又涨了一节。

      只是这次他的魔力已经没有继续上升的空间了,之前吞噬了神奇独角兽的效用到这里已经完全结束了。

      鲁苏能够感觉到充盈。

      就是不知道和主角三人相比怎么样。

      他有点贪心地舔了舔嘴唇,心中不禁想到:“才只是吃了一头独角兽就让自己变强了这么多,如果再说吃几头,魔力说不定还能更强。”

      哈哈。

      当然是在说笑。

      鲁苏是明白道理的,才死了两头独角兽就吸引了霍格沃茨师生的注意,还有禁林里面的马人,再死一头恐怕连魔法部都要关注到这里了。

      不居住在这里的人可能不明白独角兽的地位。

      类似于后世中国的大熊猫。

      魔法部甚至有规定伤害独角兽的人要被送入阿兹卡班。

      嘶~

      从轻微裂开的三瓣嘴中快速弹射出来的猎食器,准确无误地抓住了一头莽撞飞行的仙子,然后将它送入了自己口中。

      鲁苏如同嚼口香糖一样地嚼着它,如此恐怖的行为让其余的仙子一散而空。

      没有多少骨头。

      皮肉很细嫩。

      咀嚼起来有点像是在喝西瓜汁。

      挺清新的,就是不抵饿。

      别忘了,鲁苏已经沉睡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他身体里面存储的血液只被自己设置直到自己今天醒过来日子,可以这么说,自打清醒过来后,浑身上下就在不断叫唤饥饿了。

      他得去狩猎了。

      这是春天的第一次狩猎。

      鲁苏向着树丛深出慢慢地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嘈杂的树林一时间竟然有些安静,禁林里生活有些神奇生物的第六感可是极为敏锐的。

      还没等他靠近,就直接逃跑了。

      当然,他也对这种身上没有几两肉的小型动物不感兴趣。

      而且不是所有的神奇动物身上都有魔力,有些看似体型庞大且强大的神奇动物往往只是具有某种令人惊奇的特性。

      魔力实际上是一种比较少见的东西。而且对于那些拥有魔力的神奇动物来说,他们魔力也是极为不同的。

      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别。

      比如小仙子它们基本上都有魔力,甚至还有用莹树枝做成的魔杖。

      但是魔力十分孱弱,仅仅可以暂时抵挡一下捕猎者,例如卜鸟。

      像这样有魔力的神奇动物,鲁苏之前就吃过不少,比如猫熊、狼人之类的,但是从来没有像是独角兽那样可以赋予他魔力,甚至其余的神奇动物就连给他增加魔力都做不到。

      大概是只有独角兽是特殊的。

      发现这种情况以后,他进食便以填报肚子为目的了。

      体型大者优先。

      鲁苏继续前进,竟然没有过多久就发现了一个目标。

      往常要走上好久。

      大概是因为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出来过了,原本建立在其他生物脑海中的危险领地已经被忘记得差不多了,所以便有新的神奇动物跑到附近来填补空缺。

      呵呵。

      他露出笑容。

      “小家伙,你要为自己的着急付出代价了。”

      ps:点收破千了,感谢大家的支持,特别鸣谢一直帮我找错别字的读者,我晚上熬夜写小说,所以疏漏比较多。

      另外也郑重地表示一下,韩络是一个看过十几年小说的老白了,毒点什么的门清,大家可以放心观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