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宅女a片

      大雨磅礴,电闪雷鸣,乌云涌动,宛若怒涛拍浪,荡起一阵阵白色水花洒落。

      白茫茫的大地上,人潮汹涌,红黄两色混战不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好似不分彼此。

      地面泥泞,宛若水泽之国,挣扎难行,紧握尖刀的汉军与手持长矛的黄巾,在血雨中厮杀。

      双方都已力竭,双方模糊了双眼,区别只是汉军士气可用,而黄巾已到陌路。

      士气衰落,铛,有人放下刀兵,跪地乞降,希望求条生路:“我们投降!”

      “投降投降!”

      “降了吧.....”

      此时的黄巾,真的已经到了陌路,哪怕他们的人数是汉军的数倍,哪怕他们中有的人还有力气,哪怕身后督战队强压,但他们还是发下了手中的刀兵,匍匐在地。

      哪怕明知道投降没有好下场,哪怕很多人就算跪伏在地,也被人当狗一样宰杀,但他们却丢掉刀兵,不敢反抗。

      他们已经到了极限,高强度的作战,已经磨尽了他们最后一滴血,耗干了最后的勇气。

      “噗嗤!”

      鲜血挥撒,战场上遇水混合着混浊的鲜血,染红了大地,侵透了泥土。

      此时官兵也到了极限,他们先前与波才周旋日夜,在加上本就远道而来,气力已经耗尽,挥不动刀他们就掐、牙咬、哪怕身负重创,也要拖着残躯与贼军血战倒底。

      黄巾贼众虽然经过大小数十场战斗,如此激烈厮杀还是第一次,面对誓死不退疯狂拼杀的汉军精锐,莫说是普通贼兵,就算是一些千人头领,也在胆怯害怕,拿捏不稳手中的刀。

      帅旗被斩,汉军催命,心底恐惧在滋生,虽然因为大雨的关系众人看不真切,但情绪蔓延传染士气滑落,无数人在泥泞战场上挣扎,有人匍匐乞降,有人疯狂着要逃命。

      “李贼死了!”

      黄巾士气下泄,汉军则士气如虹,中军将台,众人环卫下,皇甫嵩如负释重,原本沉下去的心,此刻终于提了上来:“李贼已死,黄巾当败!”

      “杀,杀光这些暴民!”

      士气振奋,郭典梁衍等人同样面露振奋,他们高举长刀,发出一声声呐喊,鼓舞身边士气:“杀光这些反民!”

      “让他们知道,想要换种,那就下地狱去投胎.....”

      “杀啊,杀光他们!”

      汉军士气如虹,他们极力提气,握紧手中的长矛刀剑,向黄巾军发起反冲锋。

      哪怕很多人已经筋疲力竭,他们依然强撑着身躯,要杀敌,杀光这些反民。

      汉军是精锐的,他们作战经验更是丰富无比,他们知道胜负在此一搏,只要杀到黄巾胆寒,剩下的只能俯首乞降,跪在地上任由宰杀。

      此刻的战场亦如他们所预料的那样,中军帅旗被斩,大统领失踪后,黄巾的士气直线下降,哪怕臧霸黄邵这些人竭力约束,仍然阻止不了恐慌蔓延,组织不了士兵乞降。

      踏踏,马蹄声践踏血雨,冲破雨幕,越入正面战场。

      “滚开!”

      怒喝一声,满身狼狈的李唐策马冲入督战队,他猛地抹了把脸上雨水,抬脚将不知所措的李和踹翻,而后夺过其手中钢刀。

      李唐顾不得身上的泥泞与鲜血,强忍着背上的痛感,他猛然挥刀:“后退者,死!”

      “噗嗤!”

      鲜血狂奔,一名踌躇不前的督战士瞬间尸首分离,脖颈间鲜血狂喷。

      斩杀一名踌躇的士兵,李唐亲自带队督战,他高举战刀怒吼道:“擅退者死,后退者杀.......”

      “擅退者死,后退者杀!

      “后退者...死......”

      “后退者..斩......”

      转首间,有人透过白茫茫的雨幕,看到了大统领:“是大统领!”

      “是大哥!”

      王丰等人也看到了李唐的身影,他们瞬间振奋:“大哥没死!”

      “大统领还在!”

      “死战...死战....”

      一众贼军士气大震,三万多名余名督战队同样高举战刀,仰天咆哮,声音瞬间穿透白茫茫的雨幕震动整个战场:“死战,死战,死战!”

      “死战,死战,死战!”

      “杀上去,屠光他们!”

      咆哮中,李唐身先士卒,带着督战队加入战斗,直接冲了进战场中心。

      此刻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也不去管那些想逃命的贼军,而是带着由亲信队伍组成的三万于名督战队,疯狂冲击,沿途无论敌友尽皆斩杀。

      督战队深处战场后方虽然也受到大雨影响,但还存有余力此刻压上战场不成功便成仁。

      一些不甘的黄巾军,在听到身后督战队咆哮声后,即使已经筋皮力竭,也不得不拼劲全力,向官兵们发起冲锋,因为后面的屠刀更锋利。

      督战队,是李唐以前的老部下为骨干组成的队伍,两千多名老贼,加上黄巾中精挑细选的勇士。

      这些人无论战力,还是作战意志,亦或者是体力,皆是上上之选,此时压上战场,冲入混战中,战力不要太强。

      战场上,赵宏、臧霸、孙观、廖化、刘辟、龚都、斐元邵等黄巾悍将更是竭力怒喝,鼓舞士气:“不想被活埋的,就提起你们手中的刀,杀光这些官兵,葛县二十万被杀的冤魂,可在地狱中看着我们呢,投降者没有好下场!”

      “杀啊,老子就是战死,也不要被埋在地下憋屈死!”

      “格老子,杀光他们,为二十万袍泽报仇.....”

      他们带队冲杀,同时拼命的告诫士兵,投降没有好下场,这一次若降他们都得死。

      黄巾军大多都经历过之前的抽杀,自然知道汉军的狠辣,一些铁杆派在听到头领们旧事重提,即使身心力竭,也不得不从泥水中爬起来,与汉军死拼到底,

      也有人万念俱灰,任由将领如何鼓舞,仍然跪伏在泥水中,低首乞降,这些人占据了大多数,因为黄巾大多都是裹挟而聚。

      众生百态不一而足,然李唐根本不管他们,低首乞怜也好,奋勇杀敌也罢,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死活已经不重要了,不再李唐的考虑之内。

      战场上,三万多枕戈以待的督战队,直入战场,向所有官兵压迫了过去,要决出胜负。

      “杀,屠光他们!”

      怒吼声响,刹时间,战场更加惨烈,鲜艳的血液将浑浊的雨水都染成了绛红色,

      随着双方士兵们的不断阵亡倒下,官兵们的防御圈也越来越小,与乌汪汪的贼军混在一起。

      督战队就像一柄锋利尖刀,将汉军队伍分割成截,宛若互不相连碎布片。

      失去了军阵配合,相互之间讯息不通指挥断层即使是精锐官兵也逐渐被淹没在人海之中,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覆灭只是时间问题。

      “撤,快撤!”

      战场中朱隽与曹操,也明显察觉到了不妙,主战场那边动静经过猛烈的爆发后,又逐渐渐息灭喊杀声已弱不可闻:“快,撤出去!”

      “所有人,撤出去....”

      原本因为黄巾奔溃而有所振奋的朱儁等人,瞬间没了继续作战下去的意念。

      因为李贼绝地反击,直接将他们先前的谋划击碎,将他们的心沉入谷底,打碎了所有汉军将士幻想。

      踏踏,战马吃力的腾挪四蹄,在泥泞的地面上艰难崩腾。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都下达了撤退命令,狼狈败逃,可惜了朱隽八千精骑,来时意气风发,浩浩荡荡的,去时不足千骑不可谓不凄惨。

      曹操更惨,几百骑虽然突袭成功并且斩了帅旗,但留守的三千护卫不是吃素,近百名带甲旱卒,差点就让其饮恨。

      战场上,官兵们被一个个分割开来,大战也逐渐接近了尾声。

      与此同时,随着包围圈越来越小,官兵主阵之中皇甫嵩希望破灭,他知道大势已去。

      战事一波三折,喜忧参半,从刚开始的信心满满,道现在的绝望不堪,心思起伏间,他不由仰天悲呼:“天亡我也,天亡大汉呐!”

      “三万精锐一朝覆灭,是吾小觑天下英雄,此战吾之过也,辜负了陛下信任,更愧对死去战士,当以死谢罪。”

      言罢,皇甫嵩要拔剑自刎,以谢天下。

      “将军,不可!”

      随军校尉郭典猛然上前,拽住了主将:“将军,留得青山在,以图他日!”

      “将军,快快突围吧.....”

      “吾等誓死保卫将军.....”

      本就心怀死意的皇甫嵩,看着眼前幕幕,心情更加沉重与愧疚。

      这些都是忠勇之士,都是大汉栋梁,然而此刻却被自己所累。

      “你们降了吧,提着我的头颅或许还有活命之机!“

      狂风瀑雨,地面泥泞,雨水都遮住了眼睛,无论是黄巾还是官兵都到了极限,突围又往哪里走。

      更何况对面还有三万余名养精蓄锐,保存了体力的督战队,此时投入战场,突围只是安慰罢了。

      若无这场大雨,以汉军精锐,自然来去自如,但此刻:“陛下,老臣有罪,百死难赎!”

      谁都可以降,作为一军统帅大汉中郎将却不可以被俘。

      “狗日的魏方,若不是他再三逼迫,我等怎会落得如此境地!”

      身侧,周身浴血的梁衍更是目光含煞,口中犹自咆哮:“今日就是死,老子也要送你先一步上路!”

      “狗贼,拿命来.....”

      众人心中悲愤,怒火无处发泄,遂将一直躲在后方的魏方给提了上来。

      “大胆,尔等要造反不成!”

      魏方被人提在了出来,硬拖着满地打滚:“吾乃监军,何人敢放肆!”

      “皇甫嵩,还不让他们放手....”

      他满身泥泞,然声音尖锐有力,比一众厮杀了半天的汉子还要强音。

      此刻泥水?湿了衣袍,虽然大雨遮蔽了视线,但混乱的杀伐之音,仍能让他感受到战事的惨烈!

      他弄权是把好手,但是面对这血淋淋且残肢遍地的战场,还真受到了惊吓,更痛恨这些将士无能,竟然败给了贼军。

      若是自己领军,一定吧这些乌合之众打的满地找牙,都是皇甫嵩,若不是他犹犹豫豫,给了黄巾机会,怎会有今日之败。

      魏方把战败的一切都推到了皇甫嵩头上,甚至准备突围出去之后,要狠狠的参他一本,让他知道对自己无礼的代价。

      “呸,死到临头还敢狂吠!”

      郭典没有心思去管对方的龌龊,他此刻心中被愤怒填满:“老子早晚战死,不过在走之前先送你一程!”

      他目光血红,有杀意在充斥,若不是这狗贼三番五次逼迫,他们怎会落得如此境地。

      以皇甫将军的才能,正常对阵,就是是百个贼首,也不可能是他们官军的对手。

      然而此刻,说什么都晚了,这一切都是魏方的错,若不是他,他们何至于此!

      “啊,何至于此!”

      原本还有些不以为意的魏方,在听到众将的怒言,也感觉大事不妙,他环顾左右战场,以及一众面露杀气的将领,他心中一凛,好汉不吃眼前亏:“杂家只是一届阉人,怎知兵事凶险!”

      “诸位,快趁贼军还未合围,我等还有机会.....”

      眼看周围将士杀机肆意,把兵败之事归咎道自己头上,魏方再也顾不上平日里的威仪,他不顾满身泥泞,连滚带爬的向皇甫嵩求救:“中郎,中郎大人!”

      “看在一起共事的份上,救救杂家吧.......”

      “老子今日就宰了你......”

      似乎是怕将军心软,郭典直接挥刀,先一步将其送上极乐。

      “噗嗤!”鲜血狂飙,人头落地,一代宠臣消亡。

      魏方死的惨啊,好惨,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死在一群武夫手里。

      若是论权谋,他有一百种办法,让这些战场悍将授首。

      但战阵之道不是他的主场,直面刀兵,空有一身屠龙术,却施展不出。

      皇甫嵩此刻已经心存死志,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心里毫无波动!

      “与其苟活于世,不如早日了结!”

      长剑横颈,眸光暗淡,往日一幕幕划过眼帘,南征北战心酸。

      洛阳宫内嘱托,将士们的爱戴,恩师的殷殷教诲如光似影.....

      “砰!”眼见主将拔剑自刎,梁衍等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直接将主帅打晕,而后怒吼道:“快,带将军冲出去,我们还有机会!”

      “快,四散突围!”

      “所有人,突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