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扒衣服看见奶乳

      等她洗完手回来,就看到程格格那没用的家伙端着两盘饭飞快的向她冲了过来。

      她还边跑便叫:“班班,快、快拿,我要烫死了”

      苏梅刚将手伸出去,格格这妮子便承受不住烫,迅速把两盘饭放到了地上,自己也蹲到了地上不停地吹手。

      苏梅当场想走人,这太TM的丢脸了,众目睽睽之下,她就这么把饭放地上,蹲在那里吹手。

      现在好了,饭堂里的人都在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地上的程格格,有的还捂嘴偷笑。

      最重要的是有很多她们班的同学正好打饭出来,看到了这一幕。回去还不知道怎么被他们笑话呢。

      她倒是无所谓了,但是格格她不行啊,在宿舍她脸皮有多厚,到了教室她脸皮就有多薄,宿舍的她和教室的她简直判若两人,所以她还真不能扔下她,要是扔下她,回去被笑的只有格格了。

      尽管苏梅很想转身就走,但还是快速将饭端了起来。

      程格格:所以我还没两盘饭重要吗?正常情况下不应该先关心一下我的手吗?说好的我是你最宝贝的儿子呢?

      程格格吹的手不那么烫了,脑子才反应过来,她刚刚做了什么蠢事。脸一下就红了起来,连忙跟上苏梅。

      等走到她身后便捂着个脸说道:“爱,班班,班班,怎么办,怎么办,丢死个人了”

      苏梅:“谁让你刚才不多坚持一会儿”

      程格格:“那你怎么不说自己呢,你刚才要是能快一点,我也不会放地上了,而且这饭那么烫,都把我手给烫红了”

      苏梅:“哪,给我看一下,严不严重”

      程格格立即将手伸了过来给她看。

      苏梅看了她伸过来的那双像小孩一样的手后,不得不说还真是红通通一片的,看着还挺严重。

      苏梅:“看来是烫的挺严重的,不过我也没办法,要不你吐点口水到手里搓一下?”

      程格格:“你恶不恶心啊,搓口水,亏你想的出来。”

      苏梅:“坐哪儿?”

      “那,那边那个靠窗的位置”

      程格格抬手一指,苏梅随即抬脚向那边走去。

      两人吃饭时,都是不太喜欢说话的,所以她们干饭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

      跟往常一样,她们俩回到宿舍,其他人的都还没回来。

      没啥事干了,俩人干脆一起挨着苏梅的被子吃零食了。

      后面回来的人见状,都十分自觉的坐下来一起吃。

      直到大胖罗凤和小胖梁琪这两人的回来,打破了她们和谐吃零食聊天的局面。

      这两活宝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她们人还在5楼,那鬼哭狼嚎就已经传到了她们宿舍了。

      在5楼上6楼的楼梯上,梁琪双手抓着大胖罗凤的手,努力上了一级台阶,随后惨叫道:“哦嚯嚯,痛、痛、痛、痛”

      而罗凤则已经把自己给笑没了,原因在于小胖梁琪每上一级台阶,嘴里都会蹦出各种惨叫声。

      早上上教室的时候,又一推人扶着,梁琪上楼梯很轻松,再加上她还要面子,断然不会这样惨叫。

      现在就不同了,只有一个人扶她,而且这个人还笑的没力气了,上楼梯自然是各种艰难。

      梁琪在惨叫,罗凤也在叫,不过她是边笑边叫的:“梅子、哈哈哈、何珍、鹅鹅鹅,下来帮忙啊,鹅鹅鹅”

      梁琪:“嘶嘶嘶嘶,要命啊,痛啊”

      罗凤:“救、救命,我要笑死了”

      随即她们宿舍全员出动,看热闹去了,还跟来了几个隔壁宿舍的。

      一看到她们,本来就已经笑的不行了,现在直接笑倒在地。

      她俩现在的姿势是这样的,罗凤一手抓着楼梯扶手,一手伸出去给梁琪抓,趴在扶手上面笑。

      而梁琪则双手抓着罗凤的手,右脚只有脚尖着地,整个人都倚在大胖罗凤身上惨叫。

      那画面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看见她们,两人就像看见救星一样。

      梁琪:“梅子,珍珍,救命,快下来把我抬上去,我不行了”

      罗凤喘着气笑道:“我也不行了,你们快来把她抬上去”

      苏梅她们并没有立刻行动,而是等笑的差不多,缓过来了,才下去帮忙把小胖梁琪抬回宿舍。

      期间上楼梯的人,都飞速的走走,唯恐被她们这群疯子感染。

      她们宿舍的人确实个个都像疯子一样,平时玩的疯、笑的疯、打架疯、吵架疯等各种疯。

      总之她们班的女疯子全都聚一窝了,哦不,应该说全校的女疯子全都聚在她们这一窝了。

      论疯、论沙雕、论战斗力,全校有那个比的过她们宿舍。

      她们宿舍的人,随便拿一个出去那可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她们宿舍的人以各自的独门绝技出名,但唯独程格格是个例外。

      这家伙是以她那张娃娃脸和她的矮个子闻名全校的,问全校最矮是谁,她们的第一反应回答的肯定是高三(3)班程格格。

      她脸皮子在外面薄,很少像她们一样疯疯癫癫的,大多数都表现的特文静,特乖巧。人们都以为她是她们宿舍的一股清流,只有她们知道,这妮子内心跟她们一个样。

      此外,这妮子还是她们宿舍的团宠,苏梅的独宠。谁敢欺负她,她们宿舍剩下的七条疯狗,呸,七个人便会对那个期负她的人展开疯狂的报复。总的来说,惹了程格格,就相当于惹了她们宿舍全部人。

      而苏梅不仅要在外面保护程格格,还要在宿舍提防着其他疯狗的进攻。没办法,谁让她是她独宠的儿子呢。

      苏梅和大胖何珍合作,很轻松的将小胖梁琪抬回了宿舍,后面等她洗漱好,几个人又帮她爬上了床。

      搞好一切,梁琪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伤春悲秋了起来,叹气连连。

      “唉~”

      “~唉”

      “唉~,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脚受了伤,我便感觉生活没有了意义”

      床下吃零食的苏梅:“你那是打不了架,心里不得劲呗”

      小胖刚想说话,大胖就抢先说道:“不不不,她那纯碎是吃饱了撑的”

      然后小胖听了就满血复活,跟大胖干了起来,吵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

      苏梅:果然,不打架和吵架,她们心里就不得劲。

      看着还挺爽,她要不要也开一战,想至此苏梅抬眼扫了一下宿舍里的其他人,算了,战斗力强的都已经开战了,她还是吃她的零食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