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莓直播苹果版

      “左监崔西的家族背景?还有申明呢?”

      “崔西来自于冀州清河崔氏,冀州数一数二的大族,申明是西城申家!”刘宏想了想回答道。

      “呵呵,清河崔氏,中华五姓七望之一!”张任之前度娘上见到过,心里想道。

      张任立马回答说道,“这一战真正重要的有可能是桓典中郎将一战,因为崔左监和申明都有可能被收买!而桓典中郎将一战必须胜利!单挑战斗规则呢?”

      “朝臣们议论,为避免田忌赛马打法,建议第一轮羽林军出一人可以指定挑战虎贲军出战中的五人中任意一人,第二轮虎贲军出战一人指定羽林军出战五人中任意一个未出战的人,依次轮流指定对手,前五轮单挑战出场人员不可以重复!朕只能帮羽林军拿到第一优先出场选择权!”

      “嗯,这就够了!但还是要了解对手最低战力是谁!这几天让桓典、史大哥和我一同练习武学!而且要保密!”

      “好,这我会安排,会查询出对手最低的两个战力!但你们这次不允许输!如果你们获胜,这次十分之一所得给你和桓典平分!”刘宏许诺道,“对了,你们直接到我的练功坊练,让王师指点你们!”

      “谢陛下,一定可以赢的!”张任知道必须给刘宏信心,看来羽林中郎将是刘宏的死党啊!难怪相信桓典不会被收买,此次最重要的比试就是桓典对阵虎贲军中的最差武将一战。还好第一轮优先权在羽林军手里。

      张任离开了德阳殿,拿着腰牌出了皇宫,外出找曹家,曹家在雒阳城东边,雒阳城北部是世家大族的领域,城南是贫苦百姓区域,曹家不上不下,在雒阳城东,张任问了好多人才找到曹府,张任敲开曹府大门。

      曹府管家模样的人走出来,曹府管家一看是个十岁大的小孩子,于是问道:“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张任朝曹府管家一拱手道:“我来找孟德兄,不知孟德兄在家么?”

      曹府管家一愣,这个孩子居然找公子,很是奇怪,不过自家公子交往甚杂,见怪不怪了。

      张任知道对方有疑虑,于是拿出自己羽林卫的腰牌。

      曹府管家一见羽林卫的腰牌,弯腰朝张任一礼,马上让一个家丁守在门口,自己进去找大公子去了。

      曹操在院子里练剑,这次是天子招他回来,回来后听父亲曹嵩讲述京城变化,知道京城会有大动作,于是除了出门和世家中人交往,一直在家养精蓄锐等候刘宏的召唤。

      “公子,门外有人找你!”

      曹操停下来,问道:“何人?”

      管家一愣,刚才惊奇来这年幼,忘记了问对方的姓名,于是一弯腰:“公子,对方大概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

      “十多岁的孩子?”曹操走着眉头,思索着。

      “他有羽林卫的腰牌!”

      “羽林卫的?”曹操收起长剑,“快请!”

      曹操觉得要么是陛下有隐秘事情召唤,另外一种可能,眼前浮现出一个精灵鬼的脑袋,是他么?都快一年不见了,然后急匆匆的跟着管家网大门走,老远看到一个十多岁的身影,不是小公义是谁?

      “公义,这一年你到哪里去了?居然音讯全无!”曹操老远就兴奋的高喊。

      “孟德兄,好久不见,啥时候回雒阳的啊?”张任也很开心,毕竟曹操是他学校第一个朋友,虽然曹操后来有些花花肠子,但是现在对自己可是真心是兄弟。

      “我刚回雒阳不久,走,去我的小院子玩玩!嗯,晚上带你去参加个聚会!”

      “啥聚会啊?”

      “本初给我接风洗尘,刚回雒阳,我带你见见雒阳的世家子弟!”曹操很快带着张任进入了自家小院子。

      “这个不大合适吧,我今天来是告诉你一个赚钱的好法子!”

      “有啥关系的,我曹阿瞒的兄弟,多少给我点薄面!虽然公路这些世家嫡系总是看不起我,本初对我还是很好的,本初为人真的很好,从来就没有门第之见!对了,你说道啥赚钱的好法子?”曹操对张任的鬼点子还是很信服的。

      “知道羽林军和虎贲军的比拼吗?”

      “当然知道,这事雒阳城已经沸沸扬扬,外面买虎贲军胜已经降到十赔六了,买羽林军一赔上升十二,对了你有羽林军腰牌?你现在是羽林卫了?”曹操突然想起来刚才张任可是用羽林军腰牌让门卫通知自己的。

      “是啊!你敢买羽林卫吗?”张任问道。

      “我记得你一年前是二流境后期吧?这次虎贲军和羽林军状况我是知道的,羽林军最强的申明应该是二流境后期,两个初入一流境,还有一个二流境都没有,你出现也就两个二流境中期,虎贲军纪灵肯定是二流境后期以上水准,十招就打败了申明,说道不准是二流境巅峰,哪怕第二高手梁刚和申明差不多,其他三个包括公路都是初入二流境,这战力依然碾压你们啊!”曹操盯着张任问,看着张任诡异的表情,轻声的问:“你现在修为不会又提高了吧?”

      “我二流境中期的时候就能打赢高一级战力的对手了,何况我又有增强了!你说呢?”张任不隐瞒曹操。

      “你是说道能打赢纪灵?但混战你们队太弱了!”曹操皱着眉头说道。

      “对我这么没信心?你知道我家在西川,一下子拿不到多少银票,这样吧借我一万银子,结束了,我还给你一万二,现在算来也就五天时间而已!”张任说道。

      “这么有信心?你输了,你也赔不起啊,你咋赔?”曹操问道。

      “你说道咋陪呢?”

      “你卖身到我家做书童怎么样?三十年?”曹操阴险的说道,这小公义的能力摆在那里,就算不算那脑子,也有接近一流境的战力,一万银子真不贵。

      “书童?”张任想了想上一辈子看到的文章,古代的书童不只是主人学习的时候端茶倒水,有的时候还要给主人家暖被窝,还要解决男主人生理需求,只打了个哆嗦,妈的,这混蛋,不只是喜欢寡妇,还喜欢这么变态,脚不由自主的踢了出去,曹操一下子没注意直接被踹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