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直播下载最新版本

      夜晚,心满意足的六花早早进入了梦想,而布姆则依旧呆坐在床上。“元素召唤”无意识地运转着,毫无修炼心情的他始终睁着眼睛。

      然而正是这无心的举动,却让布姆发现了从前自己未曾察觉的情况。而问题的来源,却是那根黑木法杖。

      这玩意是六花早前买给布姆的,虽然看上去通体漆黑,好似一根黑炭。可东西却是实打实的真货,就算品质再不好,但给魔法学徒使用足够了。

      再加之布姆一心想要快些进阶,而后六花又频频出现问题,适才从没有仔细研究过。

      可今天却十分凑巧,由于布姆一改往日修炼时闭眼睛的习惯,因此身前这怪异的场面便好似明月般,令人不能忽视。

      只见通过“元素召唤”转化的魔力包裹着全身,但最终却并非被收进体内,而是一大半涌进了黑木法杖。

      布姆见此皱起了眉头,因为在他的记忆里,法杖仅仅是施法时的物质媒介。从未听说过其本身还需要吸收魔力。

      想到这里,他立刻停止了修炼,再次翻开那本早就被看了无数遍的《魔法理论》。然而事实证明布姆并没有记错,至少书里是这么写的。

      思索片刻,布姆又将那个羊皮卷摊在手上。可经过一番查阅后,仍然解释不了这种异象。

      “难道自己修炼缓慢与其有关?”布姆狐疑地摆弄着黑木法杖,可就在此时,脑海中却想起了一件事情。

      储魔法杖,一种早已消失的古老器具。它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那是魔法最鼎盛的时期。

      作为那个时代的东西,它们被无数魔法师视为珍宝,能拥有一根储魔法杖,是许多人的夙愿。

      然而储魔法杖本身却不是什么毁天灭地的大杀器。它在魔法学徒手中一无用处,但在大魔导师手中,却成了以一敌百的资本。

      它的最大特点只有一个,那就是储存魔力。魔法师可以将自身魔力灌输其内,待需要时再倾泻而出。

      至于储魔法杖的容量,则各不相同。据传说在那个年代,某位大魔导师手中的储魔法杖,足足支持其释放了三天的元素精灵降临术。

      布姆此刻呆呆地睁着一本魔法月刊,这是六花某天突然兴起买回来的,为此二人还吵了一架。

      但本着不看白不看的心态,布姆还是将其作为八卦消息翻了几遍。然而就是这本自己从未在意的东西,却记载着储魔法杖的由来。

      合上魔法月刊,布姆再次施展出“元素召唤”,魔力依旧涌进了黑木法杖。

      停止施法,布姆心中再次默念“元素召唤”。只不过这次仅仅是一个念头,而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法术施展。

      预想中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根原本黑黝黝的法杖,瞬间发出了荧光。缕缕魔力从其尾端涌向布姆手掌,而后又包裹了全身。

      魔力反哺!储魔法杖!布姆因修炼停滞而有些郁闷的心情,瞬间被这意外之喜冲淡。甚至可以说他现在已经兴奋到了极点,要知道这东西可是千金难求的稀释珍宝。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却是今后该如何修炼。是如现在这样自己修炼一半魔力,储存一半魔力。还是先放弃储魔法杖,全心突破等阶。

      这两种方式各有利弊,结合储魔法杖修炼,可以令布姆在进阶后瞬间拥有强大的实力,但过程却无形间被拉长了两倍时间。

      而全心突破进阶虽然速度快了不少,但初阶魔法师的招式十分有限,更何况自己还是个不能被人发现的空间系孤儿。

      想到这里,布姆再次摩挲起那根黑色的木棍,似乎是因为心理作用,今天它看上去是那么的迷人。

      “既然要玩,那就玩一把大的!反正现在以六花的实力,足以能保证安全,自己不如将希望压在这黑木法杖上。”布姆看向正熟睡着的六花,心道这个便宜妹妹还真是自己的幸运星。

      夜色下,布姆悄悄走出阁楼,略显孤寂地坐在小院中。今天他不想修炼,只想将自己彻底放空。

      看着那始终握在手里的黑木法杖,他突然觉得十分好笑。原来困扰了自己数个月的问题,不过是一场美丽的误会。

      “或许真的是自己太执着了吧。”轻叹一声,他有些出神地望着天空。

      布姆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胆大心细之人,凡事不求能尽善尽美,可却也不会出现选择性偏差。

      然而黑木法杖事件,则实实在在地打了布姆的脸。因为但凡他能放松下紧绷着的神经,想必也不至于到今天才发现。

      “哥哥,你不睡觉嘛,为什么自己坐在这里呀?”六花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小脸上印着两道哈喇子。

      “哥哥不困,就出来坐坐,你看今晚月圆多圆。”布姆稍稍向一旁挪了挪,将被自己捂热了的地方让给六花。

      兄妹二人依偎在一起,时而聊起先前的种种趣事,时而又畅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他说自己想成为一名大魔导师,她说自己只想跟在哥哥身边,永远也不分离。

      布姆面前的篝火劈啪作响,六花从次元空间里取出麦酒与酱肉。时间仿佛回到了几个月前,回到了那间木板房内。

      “啊?那根黑木法杖是储魔法杖?储魔法杖是个啥?很厉害么?”六花还真没想到,自己随便买来的东西,居然是个宝贝。

      布姆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开口解释起储魔法杖的强大,以及自己修炼缓慢的原因。

      “如果真像哥哥所说的这样,那现在的问题不是修炼速度,而是这玩意究竟容量如何。”六花随意地挥舞着黑木法杖,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据我了解,储魔法杖最低能储存一名魔导士级别的魔力,最高就不知道了。”布姆替六花拉紧皮袍,随即回道。

      “据你了解?哥哥在哪里了解的?人家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呢?”六花依旧是一副不相信的神情,再次问道。

      “我...我是从你买回来的魔法月刊里知晓的。”布姆有些无奈地回道。

      灰白色的苍穹,预示着新的一天即将到来。六花再次睡去,布姆却依旧毫无倦意。所有问题都已解决,只不过从今天起,布姆将与自己的法杖相伴相惜。

      “元素召唤”再次施展,空中的魔力丝线分成两股,一边连接着布姆,一边缠绕着木黑发展。

      “想必从这个月开始,自己又能看见魔法月刊了吧。”布姆的嘴角微微扬起,随即缓缓闭上了双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