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丝瓜丝瓜丝瓜APPHH

      “帮主死了?”

      东方如和陈福带着满满的战果,正兴高采烈地赶回西皋,还没有进城门,他们就听到了这个噩耗,简如晴天霹雳。

      之后悄悄派人去打听,得到的消息更是让他们大吃一惊。

      血手帮城中的势力几乎被拔除殆尽,他们在城中已无家可归。

      怎么回事?

      一群人面面相觑。

      明明来时好好的,回不去了。

      短暂的商讨之后,东方如和陈福当机立断,带着众人去了城外的寨子。

      那是血手帮一支盗匪的所在。

      血手帮分了两支,一支在城内立足,一支在城外行盗。

      为的就是这一天,防止被人一锅端。

      对于城中帮派纷争,如此大的变故陆沉一概不知。

      此时他正一人一虫在山林之中疗养调息,没有莽撞地直接回城。

      今天他的所作所为等于是和血手帮撕破了脸,冒然回城后,怕有风险。

      风雷门还被血手帮埋伏,这背后的胜负不好说。

      更别说现在的他负着伤,战力折扣。

      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再等等,希望风雷门能多撑一撑,给他多挡风避雨一段时日。

      不要多,两三个月的时间足够。

      到时候,他利用武道作弊器必能突破到了四印,西皋城内怕是没有多少人能奈何得了他了。

      想到这里,陆沉摸了摸身边的‘圣甲虫’,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圣甲虫在陆沉的抚摸下,满是享受,难得安静了下来。

      短短的时间里,它不止一次想要有找点粪球推一推,但在主人面前,它还是把这个念头给克制了。

      它知道主人不喜欢它推粪球。

      上一次还差点要把它弄死,太可怕了。

      陆沉抚摸圣甲虫的脊背,不知道这只虫子的想法。

      身后的草丛里面传出一阵骚动,一只灰色兔子露出了两只长长的耳朵。

      陆沉眼睛一亮,晚餐有了。

      在一旁的圣甲虫比他反应更快,一支爪子飞速探出。

      灰色兔子吓了一跳,慌乱逃走,但还是比不上圣甲虫的出爪速度。

      黢黑的爪子轻而易举就穿过了兔子的身体,把它勾了回来,放在了陆沉面前。

      陆沉看了眼圣甲虫,对它更加满意了。

      利用匕首把兔子剥皮去脏,烤制了一番,一顿狼吞虎咽,天色就黑了下来。

      深夜有了‘圣甲虫’守夜,晚上总体还比较安全。

      次日一早,陆沉早早醒来。

      经过一夜的修整,再加上回血丹的加持,陆沉的伤势得到了极大的改善,除了右臂还没有恢复外,其他已无大碍。

      他在山林里面又躲了一日,才决定回城。

      走到一块黄沙地的时候,圣甲虫难得欢喜了一阵。

      在沙子里面钻进去又钻出来。

      站在黄沙地上,陆沉已经可以看到西皋城的城墙。

      他把圣甲虫留在这里,独自一人回城。

      不然以它如此大的体型,狰狞的模样,在城里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骚乱。

      看着陆沉远离,圣甲虫站在原地有点眼巴巴一副可怜的样子。

      可等了一会儿,它忽然像是嗅到了什么,欢快得朝一个方向飞去,眼前的不快瞬间抛之脑外。

      陆沉走到西皋城门口,很谨慎得打听下城内的消息。

      结果一打听后,愣住了。

      风雷门这么猛,直接把血手帮给灭了?

      陆沉难以置信。

      这消息并不是什么隐秘消息,在城里面人尽皆知,是这些天的热门话题,陆沉也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总体而言,这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没有了血手帮的威胁,他可以放心大胆地过一段安心日子了,好好发育一段时间。

      回到城中租住的房子,陆喜儿差点没认出来陆沉。

      看他衣衫褴褛就跟乞丐一样。

      “小哥,你怎么变这样?”陆喜儿惊讶地说道。

      陆沉随口敷衍:“接了一点私活。”

      见陆沉不愿多说的样子,陆喜儿很聪明地不再追问,急忙准备了一些金疮药,烧了热水。

      陆沉泡在热汤中,感觉这些日子的疲劳都一扫而空,然后心满意足地吃了一顿大餐。

      不和陆喜儿多说话,他一头钻进被窝里,蒙头大睡。

      天罡拳院后院之中,施奇正在埋头苦练。

      他感觉到他的气血已然充沛,突破三印怕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

      很可能不用念石就可以突破。

      若是如此的话,他将成为天罡拳院里建院以来,最快成为三印的武师。

      想到这里,他一脸的春光得意,在后院的地位也更加稳固。

      不少突破无望的师兄都是一脸的羡慕。

      就是对施奇人品多有意见的沈小凤,面对这样的事实也不得不承认施奇的天赋,甘拜下风。

      “师弟,你若是今晚突破,我明日就包下凤音楼里最好的三个姑娘,给你助兴。”

      施奇傲然说道:“我今晚必定突破三印,师兄到时候可说话算话?”

      “那是自然。”

      “三个不够,我要五个。”

      “你到时候忙得过来吗?”

      “三印武师,有何应付不过来,别说五个,就十个我也能让她们下不了床。”

      “哈哈哈,师弟豪气。”

      当天夜里,施奇自觉气血圆满,到了突破的关口。

      于是服用苗师给他单独配发药房,一举突破到了三印,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三印武师,得意之声,左右邻里都听得见。

      睡了一夜后,陆沉总算恢复了精神,伤势也恢复的七七八八。

      如今已是三印武师的他,挺直腰背后,人的精气神都向上拔高了一个层次。

      算算时间,他有好几天没有去拳院了。

      今天也该去一下,见一见苗师,顺便把突破到三印的事情告诉他,让他教习后面的拳法。

      他练习天罡拳,连到一印花了半年,到二印花了几天,到三印又花了一两月的时间。

      放眼整个西皋城都找不到他这样的怪胎。

      说比天才快,可前面又花了众多时间,比普通武师都不如;说比天才慢,可后面突破却势如破竹。

      但是武道一途,各种意外层出不穷,陆沉也早就准备好了说辞,不至于让人怀疑。

      这些都无关紧要,他只要按照自己的节奏就好,无需在意他人看法。

      做好打算后,陆沉一大早就去了天罡拳院,找到了苗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