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浴巾掉了操人妻

      男人很安静,趁着酒菜准备之中,他在窗口安静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惬意,看着过往不断的行人,以第三者身份品味着人生百态,自有一番别的意境。

      片刻之后,雅间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大人你久等了”

      男人收回了目光,看着门口说道:

      “请进”

      侧着身子,小二单手端着木托盘,推开了房门。

      托盘上摆着两壶烧酒。

      装酒的酒壶株白圆润,薄中透光,隐约可见酒水在其中摇曳,就连小吃盘碟也是光滑似镜,犹如一轮轮微缩明月,煞是好看。

      “邢窑!还是极品邢窑!你们当家可真是大手笔啊”

      小二满脸笑容,举止轻动,将酒水盘碟一一摆放整齐。

      “大人可真是妙赞,原来你也是同道中人,如果我们当家知道有你这样一位贵客可共赏珍品,一定会扫榻备酒,与你畅谈一宿”

      男人哈哈大笑,尽显豪迈。

      “那里,我只是有幸在其他地方见过一件御赐珍品,那配跟你的当家评头论足,你这小家伙可是在捧杀我啊”

      男人无意的一句话让小二心头泛起惊天骇浪,面前这位居然能见都传说中的御赐珍品,可见其来头果然不小,一时口干舌燥,激动万分。

      压制着心情,小二最后摆上了一副木筷,木质天然带红,纹理苍劲,筷头有浮雕相伴,刀工精湛,犹如伏龙游凤,显然出于名家之手。

      “百年小叶紫檀木!大师杰作”

      男人清点昂首,眼中有精光流出。

      “邢窑珍品,极品檀木筷,这不是你这小家伙敢拿出的东西,是不是有谁授意你这样做的?”

      这话语看似平淡,却让小二冷汗直冒,犹如被锋芒利剑抵喉,一时让他惶恐万分。

      “大人慧眼,这是我们当家专门为你而备,如大人允许,我可让当家上楼一叙”

      男人何其聪慧,那能不知其中奥妙。

      “有请”

      如释重负,小二心想这位大人果然非一般常人所能比,光这见识就不是寻常江湖中人能有。

      得到男人应许,小二连忙退出雅间,拉上房门,小跑下楼。

      此时正有一富态男子在柜台等候多时。

      “怎么样,那位说什么”

      三两步来到他的身边,小二低头将男人所言一字不差叙述给他听,这富态男子听后眼冒光彩,满脸笑容。

      “果然跟我猜的一样”

      说完后男子又满脸担忧,心想刚刚的行为是否失礼,会让楼上那位感到不悦。

      来回惆怅片刻,富态男子才对小二说道:

      “好了,你等下去雅间门外候着,有事我再叫你”

      说完男子交代事宜,整理衣襟,快步走向了二楼。

      哐,哐,哐!

      雅间门轻响,富态男子正襟立于房门之前。

      “请进”

      雅间房门无声推开,像是怕打扰房中男子。

      只见富态男子低头抱拳,小步入屋。

      “小民胡四海,是这间小店的当家,在这里给大人施礼了,不知酒菜可合大人胃口”

      此时男人已经给自己倒上一杯酒水,正在自饮,筷子上还夹着一片马肉。

      这位进来的的男子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让男人一阵惊讶。

      不过这表情只停留了瞬间又恢复正常,男人轻轻放下手中筷子,表情严肃的问道:

      “胡当家,你我应该是平辈,为什么也这样叫我”

      胡四海抬头瞄了一眼,男人那双锐利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自己,那目光中隐藏的东西,刮到他的心有点吃痛。

      接着胡四海的目光落在了男人身边长物之上,只见那东西正斜放在桌角边,只要男人右手一伸就能握住它。

      男人目光也看了下自己带的东西,再次回头盯着胡四海,等他说个所以然。

      胡四海再次拜了一拜,说道:

      “大人,小民有幸自己能有双明亮的眼睛,这才能够在西域有所成就”

      “说重点”

      “小民没有猜错的话,大人这黑布中包裹之物应该是我大唐的陌刀,这东西只有我大唐安西都护府精锐才能持有,不知小民有没有猜错”

      虽然这件长物现在还被黑布包裹在其中,但还是能看出他分成两段。

      上半部位稍大一点,从外形上看应该是带着鞘的刀刃,下半部位小一些,呈圆状物,像极了一个很长的刀柄。

      原来,男人在踏进四海客栈时,站在柜台后面的胡四海就发现了他,这也是他作为这家客栈掌柜的习惯。

      他为了生存在这鱼龙混杂的地方,不得不留意每一个进店的客人,以免得罪不知名的权贵。

      虽然男人当时全身被斗蓬遮挡,但他手中的长物胡四海却清楚看见,那怕是男人有意掩藏,胡四海还是从细微的外观上判断出应该是一件兵器。

      当然,普通的兵器并不能说明什么,也不会得到他的重视,在这种地方生存的那些人那个不会带着点家伙,作为天天看着他们进出的胡四海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可关键这个男人带的东西胡四海见过不止一次,而且每一次见到他们时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每次见到的时候都是在安西都护府精锐护国官兵手上,没有例外。

      还有一点,陌刀一直都大唐禁止外传的重器,每一个能掌握这件兵器的都是有名有姓的军中强者,不是普通杂兵有资格见到的,更不是异族同盟可以随意拿握的东西。

      以此为点,所以胡四海断定男人绝非平常酒客,而是一位大唐军官。

      同时又见男人出手豪迈,小二只是三言两语讨到他的欢心就能有所赏赐,这才让小二拿出他珍藏的器物盛放酒食,用来试探男人的底细。

      这一试探,当时吓了胡四海一大跳。

      这位不但认识这些器物,其本人更是见过御赐珍品,这让他更加确定男人身份不简单,这才毕恭毕敬的向男人请安。

      男人听后轻轻笑了两声,再一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等到酒水下肚后才笑道:

      “原来如此,胡当家可真有一双了不起的眼睛”

      “不敢,大人过奖了”

      筷子夹了一块马肉扔到了嘴里,男人这才说道:

      “可惜,胡当家这次猜错了”

      胡四海目光看着男人,轻声问:

      “为何?”

      男人不慌不忙的说到,手中酒筷也没有停下来。

      “我这件兵器的确是陌刀,但我不是你说的大人”

      胡四海轻笑,为了缓解心中的不安。

      “大人你就别愚弄小民了,如果今日多有得罪还望大人不计小民之过”

      胡四海以为男人故意这样说,连连向他告饶。

      男人摇了摇头问道:

      “胡当家这话又是何意”

      他真的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只是胡四海自己在那疑神疑鬼。

      “虽然小民只是一介商人,但还是知道我大唐陌刀绝不会流传到外人手中,那怕关系亲密者也不可能拿到”

      像胡四海这样的人,即使没有权势,也早就练就了手耳通明的本事,那能不知道安西都护府的规矩。

      男人哈哈大笑,尽显狂野。

      “原来如此”

      接着男人再说道:

      “不瞒胡当家,我的确在军中待过一段时间,但现在我只是一介旅人,真不是你说的大人,而我手中有陌刀并不是离开的时候不缴纳出去,只是因为有点特殊原因,军中将领才特例允许我带在身边,所以我才说胡掌柜猜错了”

      “当真?”

      胡四海还是有点不信,他可不知道有谁能坏一军的规矩,能得到特别的对待。

      “千真万确”

      男人言语诚恳,单手做了个请入座的姿势,免得胡四海站在一边尴尬,这也算是还了胡四海的殷切之意。

      这时候,机灵的胡四海立马就反应过来,能让军中破裂做出决定让男人带走陌刀,面前的这位也绝对不是普通人物,能跟他共饮一番拉近关系,何尝不是自己亲自到来的本意。

      所以胡四海告谢男人,跟他对坐同一酒桌之上。

      接着胡四海对早已等待外面多时的小二叫道:

      “山伢子,再添一副筷碟,我要跟这位大人喝上两杯”

      话毕,山伢子敲响了房门,带进了筷碟,然后满脸红光的瞄了男人一眼,赶紧退了出去。

      男人心中笑了,这胡四海果然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商人,居然早就让人在外面备好了筷碟,只等有机会立马让人送进来,要不然在门外的山伢子怎么可能在话语刚落之后就把筷碟带了进来。

      筷碟到位,胡四海赶紧起身,轻拿起了酒壶先为男人添加,这才为自己倒上一杯。

      端着酒杯,胡四海还是恭敬地说道:

      “多谢款待,不知道我该怎么称呼阁下”

      既然男人说自己不是大人,那总该有个称呼,要不这顿酒水不就只能用你来称呼对方,那显得对男人是多么的不敬。

      当然先问称呼胡四海也有自的打算,谁叫他是一位商人。

      男人也端起了酒杯,回敬胡四海。

      “我姓仇,复姓天魁,不介意胡掌柜可以叫我一声仇兄弟”

      说完男子一饮而尽。

      长时间的旅行,仇天魁也深得交流之道,这种时候需要的就是这种随意太度,才能跟形形色色的人物打成一片,让自己的路好走一点。

      “那胡某就恭之不却了“

      胡四海也是一饮而尽,又是为秋天魁再次添满。

      ”仇兄弟也就不要叫我胡当家了,不介意也叫我胡兄,这样才显得亲近”

      顺杆而上,完全体现胡四海的为人之道。

      “好,那就干了这一杯”

      ~~~~

      酒食之中,胡四海借着讨论邢窑瓷器也旁敲仇天魁在哪见过御赐珍品。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仇天魁说是在某位将军府邸中有幸一观。

      虽然仇天魁说得简单,可在胡四海耳中顿时觉得,这位真的不是一般常人,更是加深自己的攀交之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