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乱伦影

      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

      张瑞主政时间越久,便越是感觉诸葛孔明有经天纬地之才。

      尤其这句话,无时无刻不在惊醒着张瑞的一言一行。

      曾几何时,张瑞一直觉得自己不过是个小蟊贼而已。偷偷占据太原两县之地,连校尉都不敢自称,以汉室县令官吏治县为掩饰。

      比之张纯那种自称天子,拥众十余万人,寇略幽、冀、青、徐四州,震动天下的大叛贼。

      自己可能连被人注意的资格都没有。

      但,就在张瑞自己都没留意的时候。

      督太原军政事张公之名,已经声名远扬,不知不觉间传遍了大河以北的广袤土地。

      在很多人心目中,张瑞已是一方豪杰,是值得追随的英主。

      甚至有人仅冲张瑞声名,便不远千里来投。

      这就导致,张瑞面对眼前这位纳头便拜黑山贼帅,一脸的疑惑。

      要知道对方虽然只在史书上只留下了寥寥几笔,但那也是青史留名!

      别不以为意。

      亿万华夏子孙,99.99%没资格让史官为他记上一笔。

      能在史书留名者,必然有杰出之处。

      于是张瑞问道:“王帅不辞千里,率众而来。可有何教某?”

      被张瑞称为王帅的,便是黑山军小帅王当。

      史书记载常山、赵郡、中山、上党、河内诸山谷皆相通,其小帅孙轻、王当等,各以部众从张燕,众至百万,号曰黑山。

      这位与孙轻相熟的小帅,亦是心中疑惑。

      自己何德何能,敢对张公指教?

      莫非每一名投效的山贼头目,张公都会不耻下问?

      如此真可谓礼贤下士。

      周公亦不过如此吧?

      就是不知张公见某之前有未吐哺。

      不敢多胡思乱想,王当连忙回道:“某在黑山便曾闻张公慷慨雄烈之名。带甲十万,一战尽戮李大目部众八万人。实乃当世英杰,某敬服日久。如今率部投效,愿为张公效犬马之劳。”

      一战尽戮李大目部众八万人是什么鬼?

      高顺给我的战报可不是这样的!我收到的报告是李大目攻坚不顺,顿兵坚营之下月余,粮草耗尽,士气溃散。整场战争耗时月余,敌众不战而败。全军斩首、俘获不足两万人。

      这怎么传到千里之外,就变成了一战尽戮敌众八万人了?

      张瑞感觉如此好笑。

      怕不是李大目出兵三万,号称八万吧?

      而李大目部众逃出升天者寥寥无几。这群黑山匪寇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击败这八万人的其实是精兵万余。

      以他们的见识,李大目八万人战败了。

      那只有一个原因!

      张公麾下部众定然更多。一定有铁甲十万!

      机智如我!一眼就看清了事情的真相!

      于是张瑞乃知自己再不可妄自菲薄。

      自己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迷惘、孱弱,随时可能自生自灭的小贼。

      如今天下人眼中,太原张公已是顶天立地的豪杰,身孚众望,身后可以庇护生民无数。

      那些自知不能独自成就一番大业的英杰已经会主动考虑投靠到太原羽翼下求得庇护。

      便如隋末豪杰纷纷投靠瓦岗。

      张瑞颇感欣喜。

      但亦心有忧虑。

      中平六年二月,皇甫嵩已解陈仓之围。

      朝廷四万精锐禁军终于可以从西凉脱身。

      历史上这支禁军二月击溃了西凉叛军,十月便调转矛锋,征讨近在洛阳咫尺的河东白波军。

      河东近在洛阳之侧。

      同样也是跟太原一水相连。

      如果主帅还是董卓女婿牛辅。

      那自是万事大吉。

      张瑞能稳坐钓鱼台。

      笑看那个蠢材被白波军击败。

      但万一董卓见太原势大。决定一战平定大河以北。

      派徐荣统率精兵数万,整顿北方山河。

      那张瑞就难受了。

      董卓军中最能打的当然是董太师。战功赫赫,被封前将军。

      其次便是这位中郎将徐荣了。

      战功虽不如董卓。但却连续击败曹操、孙坚两位人杰。

      尤其孙坚在司隶屡战屡胜。打的董卓大军抱头鼠窜,堪称当世战神。

      只有徐荣能挫其锋锐。

      不到万不得已张瑞一点也不想跟这位悍将对垒。

      名声渐大,有利有弊。

      张瑞只能谨慎应对。

      随后便安排官吏将王当部众妥善安置。七千人被分散于上党三县。

      又从中挑选了两百锐卒补入军中。

      这规模的人数。封王当个屯长,显得张瑞有点小气。封个军侯,又明显不足。

      最后考虑到千金买马,张瑞还是封其为军侯。

      不过带的是段文麾下士卒。

      那两百黑山锐卒被王凌打散至各部当中。

      除了王当以外,孙轻亦有其他喜讯。

      在河内招徕山贼事宜还算顺利。

      前后有两千余人愿意解甲归田。

      这规模足以形成六七个村落。

      于是张瑞亦封孙轻为军侯。虽归张白骑部调遣,但主要工作却是在河内招徕山贼。

      接见完这些山贼,已是日落西山。

      谢玄躬身问道:“主公,膳食已准备妥当,是否用餐?”

      张瑞挠了挠有发痒的头皮。感觉十分不适。

      正逢二月,后世这个时间,父母都会催着自己去理发。

      如今自己独在异乡,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之说。

      洗一洗也算纪念前世了。便说道:“先不急。趁天尚未黑,让侍女烧水,过来给某洗一下头发!”

      张瑞在太原大力提倡节俭。抑制奢华之风。

      一直以来,张瑞都以身作则,身体力行。

      太原郡府侍卫有数百名。

      但侍女却只有二十多名。

      浆洗衣物、烧水做饭、清扫房间都一力肩之。

      这二十多名侍女,名为侍女,实则更似嬷嬷。

      也就服侍张瑞的寥寥数人还算清新秀丽。不然当初殿试引领士子入座的怕就是几位膀大腰圆的妇人了。

      这也是为何张瑞当初新年夜能一眼注意到谢玄那位秀丽妻子的缘故。

      如今跟随在高都的侍女只有三名。

      过了良久,三名少女才吃力的提着木盆木桶走来。

      张瑞咋舌,对谢玄问道:“说来,某是不是该娶妻了?尔这厮五大三粗的,也不会照顾人。就没想过提前烧水?”

      谢玄知道这是主公打趣自己,便笑着回道:“主公是不知,郡中怀春少女朝思暮想,愿嫁入府中者,从虑虒排至高都!就等主公开金口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