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女孩同桌自慰视频

      那无赖冻的瑟瑟发抖,探头探脑的想挤进屋去。

      “就在这里说。”那大汉纹丝不动,没有放无赖进去的意思。

      “谁呀,这么讨厌,大半夜打扰人家好事。”一个妩媚动人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听闻娇滴滴的声音,那无赖头探的更起劲了,不顾那大汉的阻挡,使劲的往里瞄。

      “宝贝儿,稍安勿躁,是一个无赖表弟,打发完他,我就来啦。”

      那大汉也有些迫不及待,时不时的回头朝屋里喊话,安抚屋内神秘女人,丝毫不给他无赖表弟面子。

      但是对他表弟无赖的行为,大汉似乎无可奈何,只能由着无赖的眼睛乱瞄。

      “表哥,有个好消息,我在这冰天雪地里跑了一个多时辰,专门来……”那个无赖也不以为意,一边说一边使劲往屋里面瞟。

      “看什么看,就这儿说,赶紧的,别神神秘秘的,不说我关门了。”那大汉有些不耐烦了。

      “别别别关门,今天我们村里来了俩娃娃,浑身上下都是兽皮,要知道貂皮很值钱呐,还有花豹皮,狼皮……”

      那无赖仿佛已经看到拿着那些皮毛换成了白花花的银子了,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我以为多大的货呢,就几张皮子,你还敢找我。”那个大汉对这无赖表弟无可奈何,谁要他们是亲戚呢。

      “滚!”

      一听就为了几张皮子,那大汉气不打一出来,几张破皮子还不如此刻春宵一刻呢。

      “赶紧滚,老子还忙着呢。”

      大汉作势就要关门。

      “别……别,我的大表哥,听我说完嘛!”那无赖看见大表哥没兴趣就急了,赶紧伸出腿夹在门缝里。

      “唉哟,疼死我了……”

      那无赖又哀嚎起来,可怜兮兮的说道,

      “大表哥,真的,还有更好的东西呢,我在抢兽皮的时候,发现兽皮里面还裹着金黄灿灿的东西,好像黄金呐。”

      “具体是什么,看清楚了没有?”那大汉一听,来了兴趣。

      “具体我没看清楚,就是一闪而过,就被人家夺过去了。”那无赖怯生生的说道。

      “废物,没看清还说啥,滚滚滚!”

      “大表哥,你别急啊,你想想,被兽皮裹得紧紧的,不敢外露,肯定是好东西。”

      “还有,我没抢的时候那少年文质彬彬的,我手刚碰到那兽皮,那少年性情大变,转眼就又抢了回去。”无赖赶紧解释道。

      “能让他这么大反应,岂能事普通东西。”

      “嗯,有点道理。”那大汉犹豫了。

      如果真是黄金,那岂不是就发了;就算不是黄金,也有几张皮子,也能换二两好酒。

      “死鬼,快进来嘛,我都等不及了!”屋里的那位似乎等的有些焦急了。

      “嗯……”那大汉沉吟片刻,没有搭理屋里嗲声嗲气的女人。

      “他们现在在哪里,都是什么人?”大汉眉毛往上一扬,问道。

      “就俩十四五岁的毛头小子,其中一个背着短剑,看着也价值不菲呢。”无赖看着有戏,赶紧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我都说了我表哥是青木派的,结果那俩不识好歹的娃娃不给你面子,还打了我两耳光,大表哥,你可得为我做主啊。”无赖还怕火候不够,又使劲的火上浇油。

      “哈哈,你这泼皮,不学好,被十四五岁的小孩打了俩耳光还好意思说。”

      那大汉这才发现无赖的俩脸颊似乎肿起来了,五指印还若隐若现。

      “没事,有表哥给你做主!他们现在在哪里?”大汉对无赖的说法不以为意,直接问道。

      “他们在我们村长家里,这会去估计在睡大觉呢。”那无赖看见大表哥动了念头,赶紧趁热打铁,怂恿着大汉出发。

      “他们说了天一亮就要走了,好像是西北道安南州的小孩,在山里迷路跑这里了的。”

      “这送上门的肉,不要白不要,是不是大表哥,再不济那些兽皮也能换些银子,嘿嘿……”那无赖眼睛冒着金光,贪婪无比。

      “你一天到晚想着算计别人的功夫用到正途上我那姨也就可以瞑目了。”那大汉明显也动了心。

      那大汉也不计较那无赖往屋里贼眉鼠眼的探头,说:“去,把二当家的喊醒来,再喊上所有人,半个时辰后就出发。”

      “那黄金,剑给表哥您,我就要那几张皮子……”无赖迫不及待想着的分赃,好像那些东西已经是他的了,要知道再不济,那几张皮都够他吃大半年了。

      “哐铛”一声。

      那无赖话还没说完就被大汉推出了门,门被关死了。

      “宝贝儿,我来了,赶紧赶紧,一会还要出去办事呢!……”

      “哎呀,你压到我了……讨厌……急什么……啊!”

      紧接着屋里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再接着就是喘气声。

      “小子,趴那里在干什么!”

      突然一声爆喝,耳朵正贴在门上认真听着的无赖被吓破了胆。

      那无赖一哆嗦,腿都软了,一回头才发现是刀疤脸二当家凶神恶煞的看着他,身后站着六七个身材魁梧的壮汉,一看都不是善茬。

      原来二当家听见有人来山寨通风报信,估摸着有活了,所以早已收拾妥了。

      刚出门二当家就看见趴在门上猥琐的无赖。

      “哎呦呦,二爷您吓死我了!”

      那无赖赶紧哆嗦的下了台子,一脸讨好的看着二当家。

      “呸,滚一边去!”

      二当家一脸厌恶,要不是看到大当家的面子,估计早就活刮了这无赖了。

      无赖讪讪的躲到了一边……

      大约一刻钟之后。

      “吱呀……”

      大当家的门开了。

      那壮汉一手提着一柄三尺长的宽剑,一手整理着凌乱的衣衫。

      “兄弟们久等了,我们出发!”

      那大汉翻身上马,率先飞驰奔出寨门。

      二当家的和其他人紧跟着鱼贯而出。

      那无赖在最后和一位一脸嫌弃他的壮汉挤在一匹马上。

      “哒哒哒”的马蹄声逐渐远去,山寨重归安宁。

      相比一个人显大的山寨里,一个女人懒散的躺在被窝里,等着他男人回来。

      如果有人抬头回看的话,就会发现皎洁的月光下照应着山寨大门。

      大门正中上刻着歪歪扭扭的几个大字“青木派之青竹堂”,在不起眼处又有几个小字——“青竹山南山小分堂”。

      。。。

      雷廷剑和田磊已经进入了梦乡,这半年之久第一次能睡的如此安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