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直播怎么不能用了

      石凡看着何雪,眼中并没有任何怜悯。

      像她这种性格,其实不仅仅是做人,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注定在修道的路途上折戟。

      石凡遇到过很多修士。

      有善良纯真,道心稳固的;也有阴狠毒辣,万事为己的。

      但这些人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和蠢联系在一起。

      眼前的何雪说是不会做人,石凡已经口下留情。她的一系列行为只能说是蠢。

      在知道了自己能够轻松解决金丹境修士之后何雪还是执意出手。

      在知道了何从云立马到来之后她竟然当着众人的面编造是非。

      无论怎么看,何雪都是那种尚未经历过修士世界阴暗争斗的小白。

      今天就是遇到了石凡,只是封禁了她的金丹。

      若他日遇到真正心狠手辣且图谋不轨的修士,这何雪不知道要遭遇什么事情。

      “何阳,带着你妹妹退下去,直到她金丹封印未解开之前都不要再来见我。”

      何阳沉默点点头,他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太过任性了。今日所做之事,就连他这个一向惯着妹妹的兄长也难以接受。

      在众人的注视下,何阳带着颓废的何雪出了雅间。

      ...

      何从云主动坐在石凡身边,和石凡道歉起来:“石少,我这义女从小到大都是娇生惯养,我知道她这个性子迟早会犯错。可我迟迟未曾教育过她,今日给你带来麻烦,是我的过失。”

      何从云修自然大道。

      虽然今日在从云山庄后山,可是一年到头他来山庄的时间并不多。

      对何雪何阳两人,也就是节日什么时间聚聚。

      再者何雪何阳其实也都三十有几,不算是小孩子。尽管知道何雪何阳的性格,他一个修炼自然之道的修士也不会多去管两人。

      石凡平静道:“没事,我立下的金丹封印只有她自己才能解开。这一封印,时间可就长了。我觉得在这段时间内她应该能好好改正一下自己的性格。”

      何从云苦笑着摇摇头:“但愿吧。”

      谁都知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的道理,一个人要彻底改变,有时候不是一个封印能做到的。

      想到这里,何从云继续说道:“石少,之前也忘了通知于洋他们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从云山庄庄主了,这里一切事物,都将以服务你为优先。当然,这从云山庄庄主百分之七十的股份,也都全部是你的了。”

      一旁的于洋,林子风,李霜泽眼神都惊呆了。

      没想到何从云竟然真的把从云山庄交给了石凡!

      这可是京海市,甚至是京海市临近数十个市修士来往交易的命脉啊!

      “百分之七十股份?从云山庄庄主不占所有股份吗?”一旁林子风疑惑道,他一直都以为从云山庄是属于何从云一个人的产业。

      “在丛云山庄初期建立的时候,为了一些资金拉动了附近各大家族融资,他们投入资金成为了一些小股东,零零散散的,也没什么影响力。小林你身为林氏银行的少爷,连这么点道理不懂吗?”何从云说道。

      只靠他一个人的实力,何从云当时是没有办法建起这从云山庄的。

      “嗯,也是。”林子风点了点头,然后愣住了:“何,何庄主,您认识我?”

      何从云点了点头:“当年你出生的时候我还被你太祖爷爷邀请过去喝过百岁酒,你不记得,我可还记得。”

      林子风脸上一阵激动,憋的说不出什么话来。

      ...

      房间内,石凡平静的喝着茶。

      而于洋,林子风,李霜泽三人的态度就比较拘谨。三人站在墙边,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一样。

      毕竟何从云可是传说中的人物,活到现在三百多岁,比起他们的爷爷奶奶还要大。

      于洋一年也见不到何从云几次,态度也比较拘谨。

      看到这样,何从云摇头笑了笑。

      “于洋,你照顾好石少,我去看看那个丫头。”何从云虽然之前对何雪的态度严肃,但那毕竟是他养大的孩子。

      “石少,我就不多呆了,老家伙呆在这里显得有些多余。请您看看这赏宝大会上有什么入您法眼的东西,这赏宝大会还是能出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何从云也不多说,直接离开。

      但何从云一离开之后,房间内的气氛好像也没那么凝重了。

      ...

      林子风小心翼翼问道:“石少,何庄主真把从云山庄给你了啊?这事情我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啊!”

      从云山庄转瞬间易主,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毕竟丛云山庄的价值,是在太过庞大。

      京海市附近无数城市的修士都在这里交易,这里说是一座独立世外的特殊宫殿毫不为过。

      石凡平静的点了点头:“日后各种修炼的事情总在京海市内也不太方便,这里环境还可以,勉强可以用来作为基地。”

      “勉强...”林子风眼角抽了抽,然后想到了什么向于洋问道:“于副庄主,石少目前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大概能换成多少市值?”

      于洋想了想:“虽然我们是股份制,但并没有做上市什么之类的操作。对外只是一个单纯的会员制度假山庄,目前百分之七十的股份...价值应该有三百五十亿。”

      “三百五十亿?”一旁李霜泽惊讶出声。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再多一点,都快直追上她李家的资产了。

      林子风却疑惑道:“从云山庄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只有三百五十亿?那这山庄内的各种设施以及每年修士们的交易,拍卖之类的资金呢?”

      “那些东西现在自然是石少独有,三百五十亿,是目前石少能够动用的全部流动资金。”于洋如此回答道。

      林子风点了点头,这样才符合从云山庄的定位。

      毕竟这可是京海市附近无数修士间少有的大型交易中心,只有三百五十亿格局未免太小。

      李霜泽听到于洋如此回答愣住了。

      “那岂不是说,师傅你这一下子一个人就变得比我们家更有钱了?”

      于洋点了点头:“从云山庄的资产一向都比附近的顶级家族大一些,这是众所周知的。”

      石凡看着一脸懵逼的李霜泽,平静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如果这些东西不能为修炼带来好处,那就没有任何意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