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楼凤

      “暖暖,你也睡吧,这事儿明天再解决。”

      “恩,我就有些想不明白,这老太太也够奇葩的了,自己的亲儿子,亲孙女也舍得赶出门来,再说,这事也和爹娘没关系啊,是我让你去喊得啊,但凡她对我们好一点,我也不会不喊他们啊,也不缺那点吃的,而且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多好。”

      “有些人的想法是没办法理解的,做好你自己就好,你也不要想太多。”

      “恩,相公,有你真好。”

      “遇到你才是我的幸运,小傻瓜,睡吧。”

      苏暖暖虽然不会伤心,但是她替苏守仁不值,他爹为了这个家,勤勤恳恳,几乎没有反驳过老太太,农忙时贪黑起早干农活,农闲了还要出去打短工,即使是把赚来的钱都贴补了苏礼,他也没有一句怨言,怎么苏老太太还不待见他呢?

      苏暖暖躺在沈毅的身边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睡着后的苏暖暖把沈毅当成了一个大抱枕,手脚并用的扒着沈毅不放,沈毅拿下去,她又抱回来,几次后沈毅就放弃了。

      现在的沈毅感觉备受煎熬,他不是什么也不懂,他是个成年男人了,喜欢的女人在身边却不能动,真的是太难受了,他想和苏暖暖分床睡,但是又舍不得,在这煎熬中,沈毅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了梦想。

      第二天一早,沈毅如往常一样的准时醒来,他都已经习惯了,起床后他先去锻炼,回来后准备如往常一样去做饭,但是当他回来时,看到柳氏和苏守仁已经起床了,柳氏站在厨房门口,苏守仁在洗脸。

      “爹娘,你们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这都什么时辰,不早了,娘去给你们做饭。”

      “娘,你和爹再睡会儿,我来吧。”

      “你一个大男人会做什么,还是我来吧。”

      沈毅拗不过柳氏,只好让柳氏去做饭,他去把食材找出来,交给柳氏。

      “娘,这里有肉,还有昨晚的剩菜放在这里,米饭不够了,这里有米,娘多煮一点。”

      “还做什么菜啊,昨晚剩的菜都吃不了,我热热就行,用昨天的剩饭煮点菜粥就够吃了。”

      柳氏没想那么多,对她来说这已经是很丰盛的早饭了,一年到头都不会有这么好的早饭。

      “娘,饭你就再煮一些吧,我和暖暖都喜欢吃白米饭,不做菜就把这些鸡蛋煮了。”

      沈毅怕不说他和暖暖吃,柳氏就不做,沈毅又拿出了十个鸡蛋给柳氏。

      一听沈毅他们平时也这么吃,柳氏就没有做粥,同时又对沈毅更满意了,哪个当娘的不希望儿女过得好呢!柳氏煮了米饭,但是因为不熟练,水稍稍多了一点,又把鸡蛋煮上菜热上,这些都做好了苏暖暖还没起床,就连双胞胎姐妹都起床了。

      “暖暖怎么还没起呢,平时也起的这么晚吗?”

      柳氏忍不住了,问坐在一旁和苏守仁说话的沈毅。

      “娘,我们也不种地,家里也没什么活,所以就让暖暖多睡会儿吧,她还小,长身体呢!”

      苏守仁一听觉得自家女儿真是找对了人,这沈毅多宠女儿啊,但是柳氏觉得有点不对。

      “秀儿,双儿,你们先去院子里喂喂大雁,注意点,别吵到你大姐。”

      两姐妹一听喂大雁,赶紧就应声去了。

      “好,我们这就去看大雁。”

      看两姐妹走了,柳氏表情严肃的对沈毅说。

      “沈毅,你和娘说实话,你和暖暖是不是还没圆房。”

      沈毅没想到柳氏会问这个,一听柳氏这么直白的说,沈毅的耳尖悄悄爬上了一抹红色。

      “娘······”

      “孩儿她娘,怎么了,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女儿和女婿关系这么好,怎么会没圆房,你这么问让女婿怎么回答。”

      听苏守仁替自己解围,沈毅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有岳父大人。

      但是柳氏既然怀疑了,怎么会放过他,事关女儿,她必须得问明白,她女儿哪里差了,还是沈毅不行,有病就去看病,不能讳疾忌医。

      “暖暖哪里不好了,还是你嫌弃她名声不好?”

      “娘,我怎么可能嫌弃暖暖呢,能娶暖暖是我的福气。”

      沈毅这话是间接承认他没和暖暖圆房了,苏守仁一听心里就不是滋味了。

      “那是因为什么?难道是你······”

      苏守仁问完,仿佛想到了什么可能,眼神从沈毅的脸上,慢慢下移到沈毅的下腹。

      “女婿啊,有病咱就去治,一会儿吃完饭爹就带你去镇上,孩儿他娘,一会儿你把家里的钱先拿给我,我带女婿去看病,你和暖暖好好说说话,暖暖苦啊,她还不能说。”

      “哎!一会儿我就回去取,不够就把暖暖给我买的簪子卖了,这孩子什么事也不说,苦水都往自己肚子里咽,从小就懂事,真让人心疼。”

      沈毅再迟钝也明白怎么回事了,合着岳父岳母是怀疑他不举,这······侮辱性很强啊!虽然没试过,但他知道他自己行,很行。

      “爹娘,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没病。”

      “你没病?那你为什么不碰暖暖?”

      苏守仁一听火了,你没病你娶了我女儿还不碰她,不是嫌弃是什么!这绝对不能忍。

      “爹,我是觉得暖暖还小,她还在长个子呢,这么早怕对她身体不好,真的不是嫌弃暖暖,我也是很辛苦的。”

      后面这句话是沈毅小声说的,苏守仁作为男人,一听就知道沈毅说的是什么意思了,那确实是有些辛苦。

      “孩子,是爹错怪你了,苦了你了,再忍忍,暖暖很快就长大了。”

      “爹娘,相公,你们在说什么,这都是什么表情?怎么感觉你们在同情相公,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你这孩子每天都起这么晚啊,以后早点起。”

      苏暖暖想怎么和我扯上了,刚才看着不是在说这事啊,你们一定是有事瞒着我,这是在转移话题啊,看来一会儿得好好和沈毅聊聊了。

      “恩,娘我明天早点起,妹妹她们呢,还没起吗?”

      “家里就你起的最晚了,你妹妹去喂大雁了,你去洗脸,我去喊她们吃饭。”

      几人吃完饭,柳氏他们就回苏家了,苏暖暖要跟着,柳氏没让,说他们能解决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