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app下载ios18岁

      “夏总,去年我们小天鹅投资集团营收还没完全统计出来,大概数字在13.5亿人民币左右,这可以估值多少啊?”

      制听到何永慧报出的数字,夏景行都怔了一下,开火锅店,这年头就这么赚钱的吗?

      一旁的尹明善微笑不语,他很清楚这两口子的财力,很早就富起来了,是当下渝州排得上号的富豪。

      去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这两口子就以9.6亿人民币的财富,与宗庆后并列全国第21疶3名,还排在造汽车玻璃的老曹前面一名。

      夏景行想起来了,好像小天鹅还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等业务,今天吃饭和他入住的这家酒店也是小天鹅集团的产业。

      如果光餐饮业务就达到十几亿元的年营收,哪还需要引入什么风投啊,直接就递交招헜股书了。

      㔀这会儿A股不少上市公司都还达不到十几亿的年营收。

      “如果小天鹅整个集团都拿来融资,那估值可能不是一个小数字,大概在几十亿元。”

      夏景行栉看着何永慧ᑬ,微笑说:“但我觉得最好还是把餐饮业务剥离出来,单ᆏ独融资。”

      총不是夏景行看딣不起小天鹅,其他业务肋贡献营收虽多,但都是二三流水平,起家最早、营Ễ收在整个集团占比已不多的餐饮业务,才是最有增罚值潜力的业务。

      何永慧笑￴了一下,“也对,还是单独拆分出来融资比较好。潌”

      说完,何永慧看向自家老公。

      后者跟个工具人一样,点头微笑,一副全由你做主的模样。

      夏景行看到这一幕,有些想笑。

      夫妻俩又坐了一会儿,考虑到有尹明笴善父子在场,就没再深入谈估值问题,约定跟俨夏景行后天再详谈一次后,就主动告辞离开了。

      待两뫥人走后⒂,房间里就只禤剩下缀了尹明善父子和夏景行。

      尹明善开起了玩笑:“夏总,我刚刚听你那么一分析,感悟颇多,弄得我都想去开火锅店了。”

      夏景行笑眯眯看着尹明善,说:“我觉得完全可以啊,弄一个汽车主쉩题火锅,每ְ天뵾再从前来消费的顾客中,随机抽取一位幸运观众,赠送一辆力帆520……

      5元购车쒾代金券!”

      尹明善忍不住“哈哈”大笑,“夏总ྤ,你可真会开玩笑。”

      尹喜쑋天则朝夏景行比了Ț一个大拇指,脸上挂着笑说道:“景行,还是你会幐做生意。”

      开了一个小玩笑,三人又聊了十分钟,然后就散场了。

      尹喜天非常客气,执意要ᕲ把夏景行送上楼。

      他把夏景行送到房间门口,又目送后者走进房间后,才挥挥手,笑着转身离开。

      回到房间,夏景行脱下外套,往床上一躺,拨通了付绩勋的电话。

      “喂,夏总!”

      “你赶紧安排人查一下渝州小天鹅集团,明天我要详细资料。对了,你后天到渝州一趟吧!”

      ……

      简单叮嘱了几句后,夏景行挂断电话。

      他感觉白酒开始有点上头了,麻利的去洗了一个澡,就躺床ꏋ上休息了。

      没用两分钟,就沉沉睡去。

      …………욏

      …………

      翌日。

      一大早楡。

      夏景行在酒店用过早餐,一下到大厅,詖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等镉候的尹喜天㤓。

      “景行,早!”

      尹喜天从沙发起身,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

      看见如此殷勤的精彩哥,夏景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跟尹喜天聊了几句,然后他跟着对方一起出了酒店,上了门口等候的劳斯莱斯。

      抵达力帆520发布会现场后,夏景行一下车就感受到了人声鼎沸。 

      酒ꀝ店门口,一批又一批的媒体记者、嘉宾朝里走去,摩肩接踵,热闹非凡。

      在㕁尹喜天以及几扷名力帆工作人员的开꣺路下,夏景츼行跟在后面䀂穿过人群,顺利进入到了酒店会议厅。

      ᚥ厅内空间很大,密密麻麻,不下上千个座位,很多座位都已经坐着人了。

      跟婥在尹喜天后面,夏景行被ⴰ对方带到了嘉宾席位的第一排。

      夏景行瞟了一眼,很多都是熟面孔,清一色的女企业家,尹喜天的继母,빿力帆董事长陈巧凤赫然在列。

      看见陈巧凤,尹喜天脸色一下就黑了下来。

      夏띰景行注薉意到这一幕,瞟了两人一眼,默不作声。

      陈巧凤是尹明善的第二任妻子,20岁不到就嫁给了当时已经50岁的尹明善。

      闈比较尴尬的是,陈巧凤还只比继子尹喜天大三、四岁。

      这放在十几年后,再正常不过了,什么“青春献给小老头,年纪轻轻住洋楼~”。

      眼下世风还算淳朴,这种婚姻比较少见。

      特别是陈巧凤嫁给尹明善的时候,还是八十年代,怕是遭受了不小的非议。䷡

      夏景行心中暗暗称奇,觉得这肯定是真爱。但随即一想,当时尹明善都开始当书商了,八十年㹆代就拥有至少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脉的身家。

      尹喜天把夏景行安排在第一排坐下后,丝毫不做停留的쯷走了。

      夏景行坐下后,环视左右的女䜷企业家、富婆们,主动握手打起了招呼。

      “夏总,没想到尹总把你这位知名企业家都请到了。퍍”

      坐在夏景行左边的是龙湖的吴冸冠军ᰭ,未来的中国女首富。

      四十出头的她剪着一头及耳短发,整个人显得非常干练,她正用渝州话跟夏景行聊天。

      “所以说,还是尹总能量大啊,我们平时想见夏总㒜一面都很难。”

      接话的人是摔杯䊛庆的老婆喻渝,她坐在夏景行右边,也留着干练的短发,嫼和吴冠军年纪差不多,此时正笑嘻嘻的看着夏景行。

      吴冠军和喻渝都是渝州人,夏景行猜测和自己一样,应该都是被尹明善请来观礼的。

      “夏总,好久不见!”

      喻渝身旁旘探出一个茜女人脑袋,对方也剪了个短头发,脸型很圆,笑起来十分和蔼。

      夏景行和向自己打招呼的胖姐徐欣在一次论坛痪上见过一面,没想到对棶方也在这,剔想起对方也是渝州人,一下就懂了。

      “哦,是徐大姐ᔂ啊,你好你好!”

      夏景行微微欠身,和徐欣握了韓一下手。

      徐欣此时已创立今日资本了,首期基金规模2.8亿美元,来骰势汹汹,还与远景资本一起赞助了《赢在中国》。

      说徐欣是此时中国名气最大的VC盅女投资人,都不为过。 谚 茭 在九十年代,对方就主导投资了娃哈哈、网易、中뜽华英才网等一众知名赡企业,投资眼光很准。

      赶集网、土豆网本来也是对方的盘中餐,结果这一世被夏景行截胡了。

      招㭪呼了夏景行一声后,徐欣把头扭了回去,继续和身旁一位年近四十岁,苦瓜脸的女企业家聊天。

      夏景行多瞅了几眼苦瓜脸,他感觉很面熟啊!

      他现在䠛也弄明白了,一般有这种熟悉感觉,可能就是来活了,最次都是一家上市公司。

      注意到夏景行目光,徐欣联㾫想对方那不好的名声,有点警¸觉,不自觉的用她那宽軥厚的肩膀挡住了夏景行看过去的视线。

      徐欣要是不来这一招,夏景行还觉得Ճ没什么。

      싲这么搞,就有点欲盖弥彰了啊!

      夏景行想鑹了想覛,扭头问左边的吴冠军。

      “吴总,跟你打听个事,坐徐总右边的哪位女士是谁啊?”

      吴冠军暼了一眼,笑着回道:“她啊,乡村基的李红,李总。”

       빴 夏景行恍然大悟,随即苦笑,徐쀐欣跟૎防贼一样防着自己,至于吗?

      我会抢她忱项目吗?

      答案是,会!

      夏景行心里琢磨,最近碰见了这么多餐饮公司,是不是该招聘一个负责餐饮领域的合伙人啊?专门盯着餐饮行业投,同时还要懂餐饮,方便投后管理。

      在一旁过道上观察了夏景行很久的一个中年男子咬了咬牙隂,笑㢊着朝夏景行走了过去,装咹作一副偶遇的样子。

      “哎,夏总,你也在这啊?”

      酉 听到惊呼声,夏景行抬头一看,居然嘔是陈崐宏办公室碰到的那个男人。

      当时陈宏还说对方不守规嗳矩来着。

      夏景行跟这人不熟,但看对方满脸堆笑,周围还有一大群人看着,不好完全无视,微微点了一下头,就算是打过了坚招呼。

      男子鎂没有离开,迅速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微微欠身,넷双手递到夏景行面前。

      “夏缱总,这是我的名片,我们公司最近正在寻找融资刃,方便的话,我想跟你聊聊。” ข

      夏景行接过名片,看了一眼。

      雷火照明,吴黄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