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巷下载app

      第四十一章: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等回到家中,已是深夜,朱重八刚躺床上准备睡去,门外守便传了“砰砰”的敲门声。

      “谁啊?”

      ⫧ “四叔,是侄儿。”

      “文正啊!你小子大半夜的不去睡觉有啥事吗?”

      鳛“四叔,爹他想见你,说有话要对你说。”

      “什么话,明天再说不行吗?”

      “…………”

      屋外朱文正不吭声ꗌ了,老爹的命令不敢反抗,四叔的섃他更加不敢。 ᧸

      “你小子咋不吱声啦!”

      朱重八说着已经起꯬了身,穿好衣服走到门前,打开门望着有他半人高的侄子朱迺文正,道:“走吧!二哥也真是的,什么事白天说不得,非得大晚䑕上说,脑壳有包吗?”

      “四叔!”

      朱文正抬起头,一双明亮的眸子眨了眨,盯着朱重八喊了一声,想提醒一下朱重八别这样吐槽他爹。

      “好了,你个小家伙,ꒉ走작吧!”

      朱重八清楚自个当着侄儿的面编排他老爹不是个事,小家伙虽然还没长大成人,但多多少少有着自我思想,也就是常说的小孩子开始记事了。

      윧 “嗯。”

      焎……

      叔侄二尵人来到朱重六所在的屋子里,一进门朱漡重六就给儿子ꙹ朱文正使了个眼色,令他出去㳠放风,擵自个隉则拉着朱重八的手坐到了木板宗床上。

      “四弟,你一天都去忙啥了,老哥有஁事也找不到你,都快急死ꦎ了。” 瀙

      “二哥,你有什么겻事就说吧,眼下也不早了,明天咱؎还有得忙呢。”

      “哎!四弟你ힷ那么忙擣做啥呢?”朱重六叹了口气,憷“爹娘也去了,原本咱是以为咱们一家子都要遭殃,可没想到硬挺了过来,现在啊二哥也没啥别的指望,只要将文正他养大成人,再替他讨一门亲事便足矣。”

      “二哥,你到底想说啥,뙺别拐弯抹角了헬!”朱重八满头黑线,他察觉到了氛围不太对劲,自己二哥不会韜是想……一转念却只盼是自己想多了。

      “重八㎥,二哥跟你明说吧,렅你也老大不小了,以첫前那是没法子,穷!可现在咱们不一样了,有粮食有钱财,所以……”

      굘“所以什么?”

      朱重八彻底丢掉了内心最后的侥幸,他二哥就是来给他催冄婚⃑的。

      “所以咱想着给你去说一门亲事!”朱重六嘴角咧开᳌,憨厚的笑脸看得朱重八头都大了。

      䐭 他还真是料事如神,可这般料事如神却非他所喜,相反心里一万头草泥马直接奔袭而过,感觉简直哔了狗了!

      “二哥轈,此事且莫提,男子汉田大丈굂夫,当胸怀大志,立不世之功,岂能为区区儿女情长耽误,所以……”

      朱重八一顿狂吹,码的,现在要他成亲结婚,门都没有,打死也不干!

      “重八你这说得一套嬦一套的,咱也说不过你,可老话说的好,长兄如父,你就说你听不听咱的吧?”

       朱重六心里得意,他对付朱重八还真有招,一招就昻把人噎得说出话来。

      哼哼,任你千般变化万般套路,咱只单刀眥直入,直指要害,看你丫的怎么玩花样。

      “二哥,此事重八还真不能㙞听你的。”话到此处,只见朱重六脸色当场垮了下来,朱重八心里也是苦,却不得不继续解释到:

      镦 “二哥,成亲乃是一辈子的大事,丝毫马虎不得,现如今事业也才刚刚起步,⴯正襥当奋力拼搏之时,重八实在没心情理会太多儿女情长,还望二哥体࠳谅体谅。

      不过二哥大可放心,将来时机좤成熟了,重八自然也乐意听从二哥你的安排。”

      ᴒ “唉,얊既然如此,那便随你吧!”

      朱重六重重叹了口气,㑹眼神之中满是失望之色,看来澼想让朱ⅾ重八早点完成传宗接代ᨥ的任务很艰巨啊。 馇

      “二哥,没事咱就回屋休息了。”

      “嗯。”

      ……彖

      詅 时间一晃,三天过去,这日清晨Ê,太阳照常从东方升起,朱重八留下周褻德兴和徐达两队人马在家,自个领着汤和及其麾下一队人马一同往郭子兴宅邸行去。

      一路上许多娃子脚步轻快,嗢脸上洋溢着喜色,特别的欢庆,好似发生了天大的喜事一样。

      朱重八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因为接下来将是一段无比艰辛的岁月。

      贩卖私盐绝没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轻松,因为暗中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这块ⵁ蛋糕,都对这块蛋糕起了争夺之心。

      群狼环伺,睚凶险无比,往后的厮杀必✼定不会少。

      而生死搏杀Ἤ谁也无法保证自己一定能够安然无恙,就连他朱重八也不例外,毕竟굔他也只是人不是不死的神。

      前路坎坷,荆棘满地,唯不畏艰险、披荆斩棘者顴可成大业也!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返乱其所为,ⴭ所以动心忍性,駈增益其所뒖不能!”霱

      孟子的话这一剸段话朱重八记得很清楚,他更清楚“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的道理。

      想要成功吗?

      殡看看要经历些什么ᥬ吧?

      ꂢ 쏔前身的朱重뿡八开局一个碗,通关一个国,很震撼人心是吧?

      可看到背后所经历的磨难,你便知道没有谁繣是侥幸成功的。

      父母饿死,大哥饿死,出家做和尚,皇觉寺难以为继,又被赶出去讨饭讨三年,足迹遍布中原大地。

      想象一下,元朝末年中原大地天灾人墨祸不断,绝大多人连自己的温饱都没法保障,还会给你一个叫花子施舍吗?ᓱ

      所以讨ቮ饭的三年必然是受尽了白眼,每一次敲开一扇门就是嚼一种煎熬,尊严和生命的煎熬。

      貍而且一넡熬就是三年,那该是何等坚韧的品质,何等坚定的性格,有此坚韧不拔的品性也合该他前身能够成功。

      ꦈ 而重生以后朱重八쇬不愿去皇觉寺,就是不想再Ď走那条讨饭的老路,不愿把自己的尊严都丢尽嫤了,然后再慢慢拾起来。

      因为那棌样的话,历史恐怕就会继续按照原先的轨迹发展,那么他的到来又有什么意义?

      何况⡉一个将尊严丢尽了再慢慢Ḝ拾起来的过程,必然是一个对自身心理和身理有着极大考验킇的过程。

      能不能顺利通过暂且不提,但蹾那种考验很容易把人折磨成心理变态。

      所끬以朱重八是一点也不想经历,他要把自己的尊严保留起来,有尊严的活下去,有尊严的崛起,如此一来,以后或许才能避免少走极端ꃡ……(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